Bob Cousy





 http://0rz.tw/9d4jN
 


 
Bob Cousy: The Man And The Game

 
Boy and man, the Celtic star has used his skills to remedy basketball's flaws and enhance its delights


Herbert Warren Wind
去年冬天的一場比賽,聯盟戰績領先的費城勇士隊輸給了波士頓塞爾蒂克,109-108,塞爾蒂克的Bob Cousy享受了,以現今籃球裡最成熟球員以及對他最成熟的一年充滿期待的民眾的標準,一個非常好的夜晚。在他上場的40分鐘,他投進了9球罰進11球得了29分。不是說他只有投籃而已-一如往常他指揮了球隊百分之八十的投籃機會,表現出他的Cousy招牌動作,像是在腰際繞兩圈傳球,還有他止不住的意志力點燃了塞爾蒂克,在最後一節打出一輪猛攻追上了勇士隊的12分領先。但是簡單重述那晚Bob得分的不同手段,提供了我們對Cousy為何如此喜愛,那是在每場比賽,一種充滿想像力、刺激的籃球。

 
Cousy第一次得分,是在Bill SharmanEd Macauley合作的一次進攻後的右手勾射。下一次則是個左手跑動中上籃,從左邊切入得到Macauley的妙傳,後者在籃框10呎處作了一個投籃假動作。他的第三次得分是從左邊角落遙遠的左手勾射,在這之前他先運球從左側切入到中間,發現沒人可傳球也沒路可走,於是變換方向轉身後出手。下一次得分是個罰球線後一點的單手投籃。下一次得分,他先是在中場破解了勇士隊進攻抄到球,然後身體完全傾倒的上籃。下一次得分-真的很美-右手半下手投籃,有兩個人已經完全守住他了,但是他不知怎的從其中一人手臂下把球鏟起,從罰球線的右邊。接下來是個相較之下不美觀的投籃,在發球進場後一個10呎遠的雙手投籃沒進,搶到籃板後匆匆忙忙地出手。最後,當他引導波士頓拼死反攻,Cousy又投進兩球,並在罰球線上罰進五分。第一球是個正統的直接上籃,他先是運球過半場,當他運到罰球線上時先停頓一下,作個假動作,騙對方以為他要使出招牌的背後傳球,結果卻自己製造了空檔強行上籃。最後一球他抄到對方絕望的「直接傳球」,只要過一個人就好,他先假裝要切到左邊,結果只是簡單地從他右邊快速畫個半圓運球上籃。

 
你會看到更強的得分好手,但是跟Cousy的精湛技藝相比,大概不會看到。當你想到他只有61吋半,是NBA裡面最小的球員之一時更顯得了不起,他27歲,在打了六個勞累的球季後,照自然法則,他應該會優雅地進入運動員的中年。

 
不管何時,當一個運動迷看到像Robert Joseph Cousy這樣的超級運動員時,一個陳舊的推測會出現在心中:有多少是來自純粹的先天能力,有多少來自單純的努力?在Cousy的例子是五十五十。大自然給他完全足夠能打籃球的身體資產:周圍視野,大手和長指,手臂張開大約比等高的人多兩吋,足夠的身高,健壯的雙腿,還有,像是麥迪遜大道的說法,「像羚羊一樣的平衡感。」另一方面,很少運動員像Cousy那樣,對自己的運動花這麼多時間和注意力。14歲之後他放棄棒球,他解釋說:「我覺得如果我打兩種運動,我就沒辦法給籃球它需要的時間。」他在長島St. Albans長大,在皇后區的東邊,他一年四季都在練習和比賽籃球,還有每個月光閃爍的夜晚,白天要不棲息在O’Connell校園,要不就在P.S. 36高中的校園。他總是,而且持續是一個罕見的運動員,一個永不疲倦,但是聰明的練習者。舉例來說,三年以前,Worcester Gazette-自從1950年他從聖十字學院畢業後,他就搬到Worcester-的運動主編Ed Scannell有次剛好經過當地高中體育館,那是兩場賽爾蒂克比賽的中間那天,但是Cousy一個人待在體育館,快速地在場上推進,一到罰球線就起跳單手投籃。他稍後跟Scannell解釋說,聯盟現在都認為他到罰球線會傳球,所以他要加強他的跳投,才好保持他們的疑惑。

 
這個冬天,這位大師都在練習雙手投籃,一種自從大二就沒在用過的方式。「你用單手出手比較快。」他最近向一個詢問他的高中生解釋:「但是到了2223呎遠時,你就沒辦法太準。現在球隊都在使用『下陷防守』,我認為一個球員需要在他的武器中,增添一種可以在30呎外依靠的跳投。那就是古老的雙手投籃。」

 


St. AlbansBob Cousy的籃球啟蒙地,是一個很難逃開籃球籠罩的地方。當地的高中Andrew Jackson建立了勝利球隊的名聲,成為當地每個男孩的夢想。St. Albans的比賽就是籃球,毫無疑問。Bob的雙親,JosephJuliette Cousy,在他們的獨子11歲時,從曼哈頓搬到那個社區。Cousy家庭是非常有趣和具吸引力的人。Joseph Cousy-順帶一提,是一個56吋的矮男人-在法國東邊疆界的Belfort出生,是個種櫻桃,蘋果,豬和羊的農夫之子。Cousy家族的成員都沒有卓越的天份,運動上或其他,除了家庭的傳統是經營Alsace-Lorraine地區最興旺的農場的能力。Joseph Cousy唯一對運動的嘗試,如果可以稱得上的話,是在第一次大戰前短暫的賽車生涯,他在當地比賽Le Ballon d'Alsace,那是一個開到Les Vosges當地最高峰(3,000英尺)的道路賽。他參與了大戰,被抓住但是在休戰協議後回來,看看老Cousy農場的遭遇。就像所有疆界的土地般,它已經被蹂躪到不成樣了。他看看它,感覺已經沒辦法重建了,所以他永遠離開那裡。他進入了汽車修理業,當他存到購買一部車的錢時,他把車子租給想要來趟歐洲之旅的有錢家庭。在1927年,他娶了Juliette Corlet,一位餐廳總管之女。她在美國出生,那時她父親在波士頓的Touraine旅館服務。五歲的時候她回到父親的家鄉Dijon,之後變成一位語言教師,替有錢家庭的小孩家教。她是一位非常法國的婦女,活躍的,熱情的,容易激動的。Cousy太太是位相當高的女性,當被問到兒子非凡的協調性有沒有一些線索時,她很高興地回憶說,她可不是位很差的網球選手。

 
Cousy家庭移民到紐約,兒子Robert Joseph在一個月後出生。Cousy先生在這個城市所能找到最好的工作,就是開計程車了。他能住的起最好的房子是曼哈頓83街的幾間房間,在流氓充斥的Yorkville區。(「那裡的運動是棍球和打破窗戶」Bob回憶說。)Cousy先生持續到,他再也不能容忍看到兒子在街頭長大。他使自己深陷於房屋貸款之中,在St. Albans買了一棟小房子,在那時,那是個有些樹,空間,空氣和一些安靜的地方。Cousy先生和太太-他現在在Idlewild機場工作,是泛美航空維修部的管理者-還住在St. Albans那棟房子,還有一座小小的鳥舍,Cousy太太養了25隻金絲雀和鸚哥。他們是籃球迷,每次塞爾蒂克到紐約跟尼克比賽,你都可以看到他們:一位小小的,打扮整齊的,戴眼鏡,相當自持的紳士,和一位高高的,很苗條的,瀟灑而情緒化的淑女,他們兩位都還有點茫然於,兒子以對球賽的熟練度一年賺超過30,000美金,因為他們一直只把它當作是種熱情,而不認為那可以當作職業或是用來維生的偏見。

 
一位具競爭力的運動員應該有的理想性格,已經從這樣的父母身上繼承下來,融合了母親生氣勃勃的精神和父親理性的自律。Cousy就是這樣。在比賽時他如此壓倒性地渴望勝利,在冷靜的身體之下,他簡直是Gallicly般沸騰,就像另一位有法國血統的運動員Rocket Richard。然而,當比賽結束的那一剎那,穩定且平靜的實際,在不顯著的其他時刻,又接管了力氣。它立刻穩定了他的情緒,就幾乎像是一個重擊,用他一貫的緩慢說話,簡直就是拖長了聲調。這些日子,除了在拜訪雙親的時候,Cousy幾乎不說法文了,但是他的雙語能力有時成為一種獨特的資產。舉例來說,去年夏天,CousyRed Auerbach教練和肯塔基的Adolph RuppGarland將軍邀請到德國Landsberg,替美國駐守在歐洲的軍事單位代表,和七個打籃球的歐洲國家舉辦一場籃球訓練營。Cousy發現要面對這些成員複雜的聽眾時,最好的方法是演講部分用英文,問答的部分則是英文和法文並行。

 
這可能會是激勵年輕運動員的一個刺激源頭,當他們聽到Cousy在高中前兩年都沒有打進校隊。不夠高跟這一點都沒有關係,他高二時身高510吋,夠高了。只是Andrew Jackson高中的教練Lew Grummond有太多新秀可選,所以Cousy很難期待有機會,除非他們剛好符合了Grummond所要尋找的資格。當他高二翹課時,他回去參加一個由長島記者贊助的當地CYO聯盟比賽。是在那其中一場Grummond來看的比賽,Cousy才第一次抓住教練的眼睛。「在那時候我不知情。」Cousy不久前說:「但是Grummond在球隊裡有個要給左撇子的空缺。我天生就是右撇子,但是就在我剛開始打籃球時,那時12歲,我就也開始用左手練習。反正Grummond看到我打球的時候,以為我是個左撇子。他在賽後來找我說話,然後說希望我加入球隊,不管我是不是天生左撇子。」

 
BobAndrew Jackson打了一季的球,他高二的後半和高三的前半。然後他就被帶到大學代表隊,並且快速地在高三列名於紐約公立學校第一隊中。有很多紐約的大學對他未來計畫有興趣,但是Bob在心裡想要去念離開都市的學校,體驗一些大學生活的遺跡,拒絕了所有邀約,在同時仔細考慮DartmouthBoston College後,念了聖十字學院。他在Borsch BeltTamarack山頂小屋度過大學入學前的暑假,他在那裡當服務生,並且在那替他未來的母校和世仇Nevele鄉村俱樂部比賽。往後三年在聖十字的暑假,他都會回到Tamarack山頂小屋。「山裡充斥了第一級的球員。」他說:「而競爭對我們來說是件很美妙的事。那是我一直如何從那裡學習-觀察別的球員作出我做不到的事情,看看我能不能達到他的程度。」Cousy第一位,順帶一提,也是最長久的偶像是Dick McGuire,紐約尼克隊的一流球員。「Dick比我稍長幾歲。」Cousy最近說:「所以我小時候從來不曾跟他打過,儘管我們住的很近。我一直很崇拜他做事的方式,現在依然如此。每年我最期待的事就是進入東區明星賽,特別是因為它讓我能跟Dick一隊對抗西區。和Dick一起工作,你可以體驗在例行賽裡從來不敢嘗試的動作。因為你很放鬆,所以它們總是會成功。對我來說,打籃球最愉快的事,一直都是來自做些不正統的傳球,然後還能夠得分。」

 
在聖十字學院,Cousy有了第一次自由發展的機會。教練是Doggie Julian,他是被雇用來訓練美式足球隊,所以把籃球當作他休賽期的工作。Doggie對他想要球隊怎麼打球沒有特別想法,某方面來說,這是件好事他沒有那樣作。聖十字學院充滿了天份,也許是新英格蘭地區所有大學裡最有能力的球隊-像是Joe MullaneyBob CurranGeorge KaftanDermie O’ConnellKen Haggerty。事實上,大概有十位球員都能打先發。Doggie面對這樣豐富的球隊顯得很不好意思,所以他把球隊分成兩組,然後讓他們各自發揮。前五人會打頭十分鐘;第二組五人(包括Cousy,根據戰後的規則,大一生就有上場比賽的權利。)會接手打第二節。第一組五人會在第三節回到球場,然後由第二組五人打完比賽。偶爾,但是不常,Julina會打破他的組合,但是沒有什麼挑釁,因為這支球隊在這一區實力遙遙領先。因為如此,它被邀請參加NCAA巡迴賽,並且擊敗海軍官校,紐約城市學院和奧克拉荷馬大學。下個球季,1947年到1948年,這支球隊得到264敗,再次被邀請參加NCAA,但是這一次在擊敗密西根後,輸給著名的肯塔基大學八分。

 
Cousy待在聖十字學院的最後兩年,頂尖球員像是Bob McMullanFrank OftingAndy Laska加入,取代了已經畢業的明星。Buster Sheary已經繼承Julian擔任教練職位-Doggie進入了職業籃球,替塞爾蒂克隊擔任教練-他丟棄了兩套五人的主意,但是大部分時候,對於流暢的進攻感到很開心,包括聖十字學院著名的快速的,狡猾的處理球方式。Sheary第一年沒有進入NCAA,因為他們輸給了耶魯大學(由Tony Lavelli帶領,他也許是所有勾射球員中最優美的,但是也可能是所有贏得大家目光的得分專家中,最缺乏其他技巧的球員。)在Cousy大四的時候,聖十字學院連贏了26場球,但是最後掉入無法解釋的慌亂,在最後五場球輸了四場,包括在NCAA的兩場球。那年,Cousy獲得全票通過進入全美第一隊。「那些事全是因為曝光率。」他有一次冷靜地,以他一貫的反應敘述:「連贏26場球讓我們置於聚光燈下,而我藉此得利。我認為,實際上我在大三打的還稍微好一點。」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