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Ward肯定了Powe的潛力,這個男孩還有很多事要補齊。Leon在奧克蘭籃球界是個不知名的球員,但是那裡有關籃球的消息散佈的很快。還有他還不是個有影響力的球員-立刻會讓球隊不同的球員。直到他開始和Ward一起練習,還有在Carter中學參加八年級籃球隊,才讓Powe開始得到一些注意力。一開始是幾場大爆發的比賽。「我在每場比賽得44分。」Leon記得。「當我在第一場比賽得了44分後,所有的高中教練都來看我打球,然後他們希望我去他們學校。」


 
那些學校包括頂級的私立高中強權,像是Oakland的Bishop O'Dowd,Concord的De La Salle,但是Powe選擇了Oakland科技高中,後來變成他的鄰居。

 
科技高中有一支還不錯的籃球隊,但是沒有冠軍競爭力。Powe最後會改變它,但是不是在高一。他在牛頭犬的第一年,他繳出了15分9籃板的平均成績,但是似乎他只有在衝刺的時候才很認真,不像他應有的具侵略性。他的課業成績也很糟糕。科技高中對它的運動員有個標語:「沒有書,就沒有球。」而他在第一學期的GPA只有1.9,這樣是不夠的。

 
發現了麻煩,Ward在場上和場下都尋求協助。他和他的朋友,同時也是緩刑署的同事Jermaine Hill接觸。他是一個奧克蘭本地人,在1980年在UC Davis打籃球,Hill一直是奧克蘭球員的心靈導師,Ward認為他是幫Powe保持正軌的好人選。這位更老的人在場上一起訓練Leon,並且盯著他的功課和日常行為。

 
在Powe高一生活結束前,Ward作了一個聰明的決定,讓他的小朋友學業上可以成功。他找上Zuckerman,他在金門小學教導Ward的繼女。Zuckerman早就知道Powe,告訴Ward說,好,他會試著幫助Leon。


 
現在是下午五點四十五分,Jonas Zuckerman走過Oakland科技高中的走廊,從Theo White的肩膀上看過去,確定他有在做功課。White是先發的大前鋒,是十五個參加強制課後指導的球員之一,這是McGavock要他的球員參加的。

 
Zuckerman的計畫是很紀律嚴明的,這也是他的個性。一個井然有序,充滿活力的33歲老師,有著深色的頭髮和淡綠色的眼睛,當談到Leon和他弟弟時,他的臉上散發著光芒。他知道他們歷經過什麼,對於他們的進步非常開心。

 
自從成為Leon的家教後,他開始相信這青年在教室裡的能力,就像Ward肯定他的籃球潛力一樣。「Leon的課業問題,有部分是因為他家庭狀況的緣故,使得他不斷進出學校。」Zuckerman說:「當我一開始作他的家教時,他的成績沒有那麼好,但是他的態度很好。」

 
一開始,Zuckerman會私下在課後和Powe碰面,但是進展很慢。「他不是每次都能完成。」這位家教說:「他沒有總是複習他該做的功課。」

 
但是這時又是一個幸運的舉動:Zuckerman被轉到Oakland科技高中教英文。這剛好可以讓他更盯緊Leon的學校功課。到這時,孩童保護機構讓Leon,Tim,和他們的弟弟妹妹一同安置到寄養家庭,提供一種穩定的感覺,這是他們大部分的童年中一直缺少的。

 
有了Ward和Hill教導他,Zuckerman在科技高中,Leon終於有了一個安全網。老師開始每天在上學前和放學後教他功課,並且和他的學生有了連結感。「繞我真正幫助Leon的,是他有努力工作的方式和程度。」Zuckerman說:「我們在學業上越來越緊密。他是一個沒有支持者網路的孩子。很多在寄養家庭的孩子,在周圍都有阿姨或是其他家庭成員。他從來沒有那樣的支持者,所以他選擇他想要留在身邊的人。Bernard是其中一位,我也是。」
 
 
在他開始高二的籃球季時,Powe的成績有了顯著的進步,而他的比賽更是勢不可擋。在高一暑假,Ward介紹Powe去Oakland士兵隊,一個全國週知的青年巡迴球隊,他們會面對一些美國最好的球員。「當我第一次看到九年級的Leon打球,我就認為他沒問題。」士兵隊的教練Mark Olivier說。雖然Powe很有運動力,但是他缺少腳步和投籃。但是Olivier發現Powe學的很快。「他願意接受資訊,並且吸收它。」教練說:「他很快地就跟上了。」

 
真正讓Powe和其他頂尖高中球員不同的,Olivier說,是他的工作態度和自信,即便Leon犯了錯誤,他也不會自暴自棄。跟士兵隊一起打球的日子,Powe開始真正感受到競爭,開始了解他會變成多好。

 
當Powe回到科技高中就讀高二時,他是一個奐然一新的球員了。他不再偷懶,他在場上是很殘暴而且持續的。2001年的牛頭犬隊是環繞著DeMarshay Johnson建立的,那是有全國排名的6呎9吋前鋒,但是Johnson因為生病缺席了幾場球,還有在季末因為課業成績不合格又缺席了幾場。Powe站出來填補了空缺,平均每場24分13籃板,帶領科技高中打出24勝3敗的戰績,參加北加州第一級準決賽,但是以四分輸給De La Salle高中。「我從來沒想過Leon能變的這麼好。」McGavock教練說:「從九年級到十年級,他大概進步了一倍。」

 
Hill和Ward持續每天和Powe練習,包括投籃和腳步,這兩者都可以提升他的技巧,讓他變的更難纏。Hill記得有一次,在Emeryville的一個室內球場。「那是場沒有禁忌的比賽。」他回憶說:「沒有喊犯規,我們就是全心投入。我在一半就不打了,所以就是Bernard和Powe一對一。」

 
當Powe往前衝時,Ward沒有退後,反而衝撞他的背部,把他撞倒在地。這場球賽變的非常肌肉碰撞,以致於Hill想他應該要站出來,免得變成拳擊賽。「老兄,他們就這樣持續打下去,彼此亂砍,而且真的打的很用力。」他說:「然後Bernard開始跟他說垃圾話,這讓Leon很火大。過了一會,我開始知道Bernard在做什麼……他在挑戰他的心理,看看他會不會退縮,而Leon沒有。對我來說,這顯示了Leon有心理強度。也表示他準備好要接受,比他更老更有經驗的挑戰了。」

 
次一個暑假,Powe成為士兵隊的陣容之一,那就像是全國籃球界的名人錄,包括了LeBron James,John Winston,DeMarcus Nelson,Rekalin Sims和Marquise Kately。然而,是那年在紐澤西的ABCD艾迪達籃球營,讓Leon一飛衝天。

 
這個營隊是許多陳列櫃中最顯著的一個,吸引很多全國各地的高中球員來接受評量。Powe參加時在全國沒沒無名,結果打的比一些全國最好的年輕籃球明星更好,甚至狠狠羞辱了一些球員。在這過程中,他吸引了一些大學教練和NBA球探的注意力,他們開始把他和Elton Brand相比較。

 
一開始,Powe不確定他會不會符合標準。然後他在第一場比賽得了15分。「在第一場比賽後,我感覺比較舒服了,我開始和那些球員較量。」他說。這個年輕的奧克蘭人扒火鍋,抓下每一個彈框而出的籃板,就像每個人要求他的主宰了籃下。當他回家的時候,他的信箱裡塞滿了大學的信-亞利桑那,杜克,佛羅里達,堪薩斯,肯塔基,路易維爾,馬里蘭,北卡,加州大和德州大-全部都想要他。
 
 
Leon Powe成為籃球員的未來,在去年春天,他在休士頓替士兵隊打球時發生了始料未及的事。「這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巡迴賽。」Powe回憶說:「在比賽一開始,我要去搶一個籃板,我的雙腳用力地從地板起跳,然後我感覺膝蓋被撕裂了。」

 
Powe被抬出場,稍後嘗試著要回來,但是他跳不起來。回家後,他發現十字前韌帶(ACL)撕裂傷,限制了他的移動力和橫向移動。他動了手術要補救傷害,卻被迫要錯過科技高中無數的季前賽,還有各種年輕球員有機會被發掘的營隊。「Leon有個對高中生來說,非常嚴重的膝蓋手術。」Lou Richie說,他是Powe的訓練員。「如果是腳踝扭傷,每個人多少都會有一次。但是如果你十字韌帶撕裂,你真的不知道你還回不回的來。醫生可能會說一種說法,你的朋友和家庭可能會說另外一種。」
 

後遺症不只是生理上的。「心理上,如果你從來沒有過那種傷,你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把自己推到一個極限。」Richie說:「你開始對自己產生疑問:『我的需要這個嗎?這樣值得嗎?』」

 
Powe的確這樣缺乏信心,但是在經歷過這麼多才達到現在後,他沒有要放棄。「一開始,我像是,老兄啊,我沒辦法回來了。」他說:「我一直打電話給醫生,他們告訴我,我就是要相信我可以做到。然後我就開始相信我自己。」

 
他擁抱他痛苦的復健過程,游泳,跑步,舉重來增強他的雙腿。在整個夏天,可以看到Powe和他高中隊友暖身,然後和助理教練Harold Hammock坐下來,幫助球隊執教。

 
然而,他還沒完全從手術中恢復。Powe的本能沒有受到損害,但是他的球技大約只有去年的四分之三。在最近對上沙加緬度耶穌會高中的比賽,他看起來被傷勢所困擾,整個晚上在跳躍時似乎都受到限制。科技高中以17分取勝,Powe每次都被包夾,得了23分,但是罰球7次沒進。「在我看來,Leon不是太好。」Ward評論說,Powe在比賽後也搖搖頭。「你錯過太多罰球了。你在罰球線上看起來像Shaq。」他這樣告訴球員,然後轉過來面對採訪者:「我看到他缺乏專注力,但是他會沒事的。」

 
Powe說他的膝蓋感覺還可以,雖然他持續帶著支架打球。Richie同意說:「Leon Powe可能是有過十字韌帶手術後,最快恢復回到球場的球員。」訓練員說:「和他練習,我看過他作出一些不可思議的灌籃。如果他有一些問題,那可能是心理層面的。」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