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SHADOWED – Bill Walker

 
 
隊友比你耀眼。教練離你而去。NBA的年齡限制。年輕籃球明星生命的一部分,對嗎?但是如果這是你的人生呢?Bill Walker總是在鎂光燈外打球-而且不是很好受
 

 
by Eric Adelson
 
 

在堪薩斯州大十一月輸給奧勒岡的比賽中,Bill Walker拼命往前場跑,頭轉過來看著球,手臂在空中揮舞。他看起來像是奧克蘭的Randy Moss,張大雙眼充滿懇求。球沒有傳到他手裡,Walker凝視著地板,充滿挫折地噘著嘴。這不是第一次球賽把他排除在外。

 
 
儘管Walker一度看起來是籃球界最傑出的武器,但在關鍵時刻,他總是眼睜睜地看著球傳給別人-一開始是摯友O.J. Mayo,現在則是「那個人」Michael Beasley。他是未被察覺的明星。Bill Walker的故事不是萬眾矚目的壓力,而是無人在意的壓力。
 
 
他不是沒有過那種時刻。事實上,還曾經很耀眼。他的運球曾經是充滿傳奇的-彈,彈,左,右,左,向後一步。他的跨下運球邪惡到,觀眾在他切入前就開始歡呼。他的彈跳能力讓他得到注意-Kevin LoveGreg Oden都是受害者。但是他擁有的,就只是這些時刻。
 
 
我們大部分的人由自己是怎樣的人而定義。Bill Walker總是由他不是怎樣的人定義。
 



 
Bill不是O.J.
 
 
他們在小學時就認識,甚至還沒開始打籃球,但是馬上就變成最好的朋友。等他們一上場,O.J.帶來天賦,Bill帶來肌肉。事實上,Walker要更多才多藝,但是沒人來體育館是看多才多藝的。「人們喜歡看球員得一大堆分。」Walker說:「我做的是其他事。」每個人都先聽過Mayo-六年級就上了當地報紙,七年級上全國性雜誌,高中時上了維基百科-而且當MayoWalker從西維吉尼亞Huntington搬到辛辛那提,在North College Hill高中拿了兩次州際冠軍時,LeBronMelo還有數以千計的其他人來看的,是Mayo
 
 
Walker是有得到一點注意。球迷無法不注意他如何像塊66吋,220磅的大磁鐵飛向鐵塊。「他是如此有爆發力。」Mayo說:「簡直不可思議。」Rivals.com網站把Walker排在2007年那屆全國第六,而那可能會是有史以來最好的一群高中球員。「他是Vince Carter化身。」Sonny Vaccaro說:「他作到難以相信的事。」有個在夏季營隊看到WalkerNBA總管說,他的長期發展潛力會比Mayo更好。
 
 
Walker不是在籃框上面作業,他打球的地方是籃框上面的方框上面。他很強壯,很有侵略性,過分有自信。O.J.帶來甜蜜的微笑。Bill有他獨特的咆哮,但不是每個人都喜歡。「他是個充滿疑慮的球員。」一個球探說,他仍然認為Walker在衰落的邊緣。但是,這是少數意見。Scout.com網站的Dave Telep說:「幾乎沒人有疑問,他正在前往NBA的軌道上。」
 
 
但是Walker仍然是個理想的副手,從來不會主動要球,只是Mayo故事裡的一個註腳。是啊,他曾有過一些耀眼時刻。Mayo因傷缺席了一場比賽,Walker得了50分。然而,當Mayo重返球場,籃球仍然在那裡等著他。「我沒有感到挫折。」Walker說:「我不是個會忌妒的人。」他不在乎領導球隊,或是吸引注意。他只想永遠跟Mayo一起打下去。「曾經那是計畫。」Walker說:「我們每天都會談論它。」
 
 
然後計畫出了錯。
 



 
Bill不是Huggs
 
 
BillO.J.高中生涯結束前,在他們坐下來決定要一起加入哪間大學前,Walker的高三球季就被剝奪了。Ohio High School Athletic AssociationOHSAA)說,他以高一身分打了兩次-一次在肯塔基,一次在俄亥俄-所以他不能以高三身分打球了,就像這樣,每個人最喜歡的搭檔被拆散了。Mayo忽然失去了隊友,回到西維吉尼亞州。Walker碰上了NBA十九歲的門檻,還沒從高中離開滿一年,所以就算他想也不能參加2007年選秀。他可以在AAU打球,一邊等著那一年過去,一邊雕琢他的球技,但是他會是第一個踏上這條路的人,而這不是他的風格。
 
 
「如果你給他們一人一張地圖。」ReebokChris Rivers說,他認識WalkerMayo很多年了:「O.J.會說:『我看到有另一條路,我要去試試。』Bill會跟著人們叫他走的那條路。」是Bob Huggins提供了Walker繼續走的路。
 
 
儘管教練否認,但是大部分人認為他找來Walker,是因為他也想要Mayo。事實是Huggins兩個都想要。他最近在辛辛那提被迫辭職,讓他可以不受NCAA規定拘束去接觸潛在對象。所以他去看他們的比賽,和他們的家庭談話,然後更深入了解他們。當Huggins2006年到了堪薩斯大學,Walker提早從NCH畢業加入他們。不管他甚至從沒聽過這間學校;Walker從沒考慮尋找更高知名度的學校。他對Huggins很忠實,稱呼他是「了解我夢想的教練」。所以這位教練在Manhattan(譯註:KSU的所在地)比Walker得到更多肯定。而Walker曾經走過這條路。
 
 
Walker20061216日加入堪薩斯州大,成為穿著那件球衣最著名的球員。野貓隊球迷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籃球狂熱,通常那是在I-70公路往下開,在Lawrence的另一家學校(譯註:意指KU)。一天之後,Walker在對上Kennesaw Stae的比賽得了15分,有這麼一瞬間,所有目光都在他身上。一如往常,這只是一瞬間。三週之後,Walker在對上Texas A&M的比賽中感到膝蓋刺痛。前十字韌帶撕裂傷-他籃球生涯的第二次-讓他球季報銷。Walker從新崛起的威脅,變成彼此告誡的故事。
 
 
三個月後,他看新聞時知道,Huggins辭了Manhattan的職位要去Morgantown。教練在得到堪薩斯州大的職位時,曾經打過電話給Walker,但是當他和西維吉尼亞簽約時,甚至隔天,電話鈴聲沒有響過。他們在那週稍晚才談上話。「這對我來說很難過。」Huggins說:「Bill和我不只是教練和球員的關係。Bill和我是朋友。」Walker不是這麼確定,至少一開始。「我很生氣。」他說。但是就像往常,他保持忠誠。「我得讓它隨風而逝。」



 
 
Bill不是Beasley
 
 
當他今年秋天健康地重返球場,準備打點好球時,他帶有一點私人恩怨因素,他想要成為新教練Frank Martingo-to guy。但是要不了多久就知道,真正的大一生Michael Beasley,從馬里蘭州Prince George's County來的大前鋒,才是球隊的明星,儘管Walker在他們AAU的生涯大部分比較好。到了聖誕節時,Beasley平均2614籃板,在大學籃球界發光發熱。在此同時,Martin大部分時間把Walker放在側翼,不管對手總是祈禱他投外線。更糟的是,Walker的動作慢了一步,只能受到限制地偶爾切入;他主要的貢獻是把球丟給Beasley,看著他灌籃,然後回防時指著對方長人。球迷今年春天看了很多堪薩斯州大的精采剪輯,但是Walker不是其中大部分的焦點。
 
 
Beasley已經很安於開Walker玩笑,稱呼他是「一個老頭」。但是Walker還是有支持者。「基本上他還沒打超過一年。」Huggins說:「但是他的成就已經是很驚人的。」但是殘忍的事實是,Walker也許永遠到達不了他天份曾經提供的極限了。「他過去總是作出一些瘋狂事。」Beasley說,他還記得WalkerAAU的技巧:「練習時,現在只是偶然的驚喜。」
 
 
只有幾個時刻。
 
 
在對奧勒岡的比賽,一個NBA球探-當然了,是為了Beasley而來-提及堪薩斯大學的另一位明星,說了這段話:「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即使ReebokRivers都說:「Bill WalkerNBA不會出現在同一個句子-如果事情保持現在的情況。」
 



 
Bill不是Stern
 
 
但是Walker的名字的確和NBA連在同一個句子裡:Bill WalkerNBA一年規定的第一個受害者。如果他早兩年出生,他會在Bill Simmons的選秀日記裡排很前面,現在會是David SternNBA裡很多隊偷到的希望。得到一大筆錢。Walker沒有一個溫暖的窩可以依靠。他的單親媽媽Nancy Sloan為了保持家庭免於經濟困難,不停地在Wendy’sKroger,現在是Lowe’s之間轉換工作,希望有一天,他的兒子可以讓天份綻放成金錢。但是NBA讓他要等待,而現在他已經是受損傷的物品了。「這完全不合理。」Walker提及這條規定:「它毀了人們的生計。」同時,Beasley就像之前的MayoHuggins,也許已經考慮過離開Billy,獨自奮鬥。
 
 
Walker不擔心。他對未來已經有了一張地圖,那帶他回到西維吉尼亞HuntingtonMinton 1023號房,那裡有一棟小小的白房子,十年前當Sloan和她的兩個小孩無家可歸時買了它。她花了250元-從她在Wendy’s的工作先支請-然後把她們的家當搬到購物車上。然而,當她打開大門時,她和孩子都哭了。蟑螂擠滿了冰箱,死貓的氣味從地板下傳來。Walker說:「那是我一生中最慘的經驗。」他們把一切整理好,讓它看起來像是一個家。但是為了要提醒自己,還有比當二把手更大的打擊,Bill在他每雙鞋上都寫著「1023」。
 
 
Walker也許長遠下來會是個真貨,努力爬入其他人的眼簾,但是他對你的憐憫沒有興趣。「我鄰居有多少人有機會念大學?」他說:「有多少人上過全國電視?」
 
 
所以當他在比賽尾聲持續飢渴地要球,他也能接受另外某個人會是英雄。雖然有些人會持續說他「很有疑慮」,他對那些遺留下他的人保持忠實。讓其他人忽略他的時刻,懷疑他的決定,對SternMayoHugginsBeasley的奇觀讚嘆不已。
 
 
但是Bill Walker還會在球場上。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