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 Rivers2004年當上波士頓的教練,到了球季一半的時候,他和Pierce決裂了。塞爾蒂克那時正在重建,用三個第一輪選秀權帶回了Al JeffersonDelonte WestTony AllenRivers想要Pierce更相信他年輕的隊友,不要再打自己沉悶的單打獨鬥遊戲。信任?冠軍現在看起來越離越遠,Pierce不相信Ainge可以找來球隊需要,可以贏球的球員,也不相信Rivers的方法。波士頓在2005年季後賽第一輪輸給印第安那,那在Pierce的形象多留下一個傷痕。在第六戰正規時間還剩12.9秒時,他因為一個報復性的拐子被驅逐出場,他扯下他的球衣,揮舞著它走出溜馬隊主場。塞爾蒂克的長老Auerbach形容那幅畫面是「令人羞赧的」。所以聽到以下的消息也不會感到震驚了,在兩個月後的選秀夜,Ainge幾乎要把Pierce拿去換選得Chris Paul的權利。

 

當交易告吹,看起來球星和球隊就要成為另一對NBA裡的怨偶。但是在2005年之後兩個糟透的球季,Pierce從沒有完全拒絕傾聽教練過。Rivers持續等著Pierce傳說中的自私,但是「即便是事情並不順利-而他仍然持續奮鬥-他依然嘗試著要去作那些需要作的事。」Rivers說:「他不是一個自私的人。」

 

球隊在2006年到2007年球季只贏了24場球,在球季尾聲Pierce告訴一個波士頓記者:「我是偉大球員在一支爛隊的典型例子,而這糟透了。」但是這種吐嘈逐漸變成偶見而不是常態;AingeRivers、他的兄弟JamalSteve注意到,就像Pierce說的:「我的心境真的有了變化。」他從2005年開始跟一個叫做Julie Landrum的女性約會,Pierce肯定她教導自己要更用正面思考,而且「時時讓我開心」。在2006年到2007年球季,他因為傷勢缺席了大半的比賽,Pierce目睹了波士頓創紀錄的18連敗。29歲的他發現,他和冠軍的距離跟以前一樣遠,他的第一個衝動是公然要求被交易。是Landrum說服了他打消念頭。

 

取而代之的,在季中和AingeGrousbeckStephen Pagliuca的會面,Pierce冷靜地思考了幾個選項:把他交易到成熟的球隊,帶領年輕球員重建。Grousbeck堅持他希望Pierce以塞爾蒂克球員身分退休,並且會付大錢來建立王者之師。「這次我相信他們。」Pierce說:「我想,好吧。我總算聽到這句可靠的話。」

 

證明來自於Ainge啟動的交易,在2007年六月和七月,他找來了全明星球員GarnettAllen。這是你的機會,Pierce心裡想。不要讓它白白浪費了。任何擔心他不願意分享球、舞台的想法消散一空。「訓練營的第一天,你就知道:他如此地想要贏球。」Rivers說。

 

George Pierce回電時,他回答的很簡短,說他曾經在電視上看過兒子的比賽。他只有一張照片,大約是Paul四歲或五歲時拍的。George記得他有次應該要去接Paul,但是他得要工作而沒出現。George說他也有自己的高低起伏,「一些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不清楚他說的是他和LorrainePaul的關係,或是他從此未再和兒子說話的事。

 

「你為什麼不這樣做,」George說:「你為什麼不找到他,請他打電話給我?」

 

塞爾蒂克打出304敗的戰績,任何人都可以看出GarnettAllen釋放了Pierce的球技。他已經扛了如此久的得分重擔,現在他的全能表現提升到了另一個層次。Garnett的出現讓他在防守時可以做點賭博,Allen的外線讓他的傳球得到回報,Pierce的出手次數是生涯最低,但是卻是人生最好的球季。他平均19.6分、5.1籃板、4.5助攻和1.26次抄截。他第六次入選明星賽。他開始改變心態。

 

「我看到的是決心。」Karl說:「如果比賽說:『當個防守者吧?』他就會是個防守者。如果比賽說:『當個籃板手吧?』他就會是個籃板手。如果比賽說:『當個伴奏吧?』他就會是個伴奏者。他整個生涯都是以得分為主,但是去年呢?當比賽需要他作什麼,他就會去作。」

 

Pierce44日錯過他這季的第一場比賽,那是Landrum,現在已經是他的未婚妻了,生下他們的女兒Prianna Lee。他替孩子剪了臍帶,換尿布,然後充滿更多激勵的回來。波士頓在季後賽第一輪跌跌撞撞地淘汰老鷹,接下來面對克里夫蘭的壓力更大。PierceGarnett分擔了得分大任,前六戰跟騎士隊打成平手,但是第七戰的計畫,Garnett說:把球給Paul Pierce,然後閃遠一點。

 

Pierce完全沒有等待。他在騎士隊第一次拿球,就把球從LeBron James手中抄過來,定下基調。這兩人整個下午以不可以思議的球技對抗-James得了45分,Pierce得了41分-但是比賽還剩一分鐘時,Pierce飛撲出去搶到那次跳球的球權,讓人閃過1987Bird對抗底特律的畫面。Pierce7.9秒時的致命罰球-第一球向上彈過籃板,就像1969Don Nelson那球-把James送回家。

 

然後,在東區決賽對活塞決定性的第六戰,Pierce在第四節得了全場27分裡的12分,波士頓逆轉獲勝,他比任何人看過的都更有活力。Pierce在系列結束時緊緊地擁抱Rivers。「感謝你堅持在我身上。」他說。

 

Pierce在冠軍賽擊敗湖人隊的表現,是轉型後的完全體。第一戰他因為膝蓋受傷下場,但是重返球場砍了兩記三分球,帶領波士頓領先到比賽結束。第二戰他是塞爾蒂克得分最多的球員,靠著兩個關鍵罰球,還有封阻了Sasha Vujacic的三分球,壓制了洛杉磯絕望的大反攻。當波士頓在第四戰半場落後18分時,PierceRivers要求去守Bryant,然後毫不鬆懈地追逐著那個湖人後衛,蓋了他一個火鍋,讓他投156,而塞爾蒂克逆轉比賽得到勝利,取得31的領先。

 

冠軍賽最有價值球員Pierce在下一場比賽的表現也比Bryant好,波士頓在六戰收拾了湖人,但是總冠軍-還有Pierce的傳奇-在第四戰已經穩固。George Karl已經57歲了,而且看過最偉大的球員那種可以讓教練狂喜的表現,從RussellJordan。他在塞爾蒂克奇蹟式逆轉那場比賽的現場,完全目擊了過程。

 

「可能是我記憶中,一個球員能打出最好的半場比賽。」他說。

 

Paul Pierce知道,很多觀察家認為他會整個球季後都待在賭城狂歡,變胖,因為上個夏天的勝利興高采烈。是的,他也滿足了派對的配額。但是儘管Rivers命令不要在訓練營開始前回來,Pierce早了一個月回來,比之前更輕了九磅,他的身體更加強壯。「他第一天回來時,」Garnett說:「那個男人好像吃了類固醇還是什麼的。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他很有決心。他在告訴我:『我準備好了。』」

 

開幕戰前一晚,Pierce開車到離他家七分鐘遠的球隊訓練中心,花了一個小時獨自練習。「我貼近比賽,以我觀察的方式感受球賽的時間。」他說:「我的獨門方法。」然後他去和一群來看比賽的人吃晚餐,Steve Hosey看到他留在孩子和未婚妻旁邊,緩緩移動他身邊擁抱他,告訴Paul,自己不能替他經歷的這段旅途感覺到更驕傲了。

 

但是一切還沒完。Pierce已經證明了自己,他已經夠資格用拳頭捶著胸膛說著;當這個夏天人們向他問及Kobe,他會說:「我認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員。」但是某方面,他感覺到……改變。一個冠軍永遠都是目標,使批評閉嘴,告訴唱衰派他只會更強壯的方法,也許,還是告訴那個男人,他錯過了什麼。但是幾個月過後,Pierce發現自己享受其他人-他的兄弟、叔姪-比他對自己的成功更開心。他發現自己在嬰兒室,看到他女兒出生,比勝利感覺更好。「這好不真實。」他輕聲說到。那讓他決定某些事。

 

「我不想要成為我爸那樣的父親。」Pierce說:「我想要看到我孩子長大。誰知道如果他在這裡,我是不是還能達成這一切?誰知道如果他在,我是不是會更好?誰知道?但是我確定他的影響力,在我跌下腳踏車,或是沒有人替我振作時。我想要為我的女兒在那裡-當她跌倒時,扶起她。當她寫功課需要幫助時。」

 

也是第一次,Pierce覺得準備好了要跟父親聯繫。「我想要至少聯絡他,和他說話。」他說:「我想現在,身為個男人,我可以吞下不管他有什麼不在那裡的理由。現在,我想要和他說話,並且問他,為什麼?」

 

告訴他Geroge Pierce曾經請求他打電話,Pierce停了下來,說:「喔,真的嗎?他真的有這樣說?」把電話號碼給他,他說:「當然……我真的想要。真的。」然後他覆述了一遍號碼,緩緩地,確定自己沒有抄錯。然後他拿了Billy的電話號碼。

 

Pierce到達開幕賽的球場時,他帶著一根Auerbach的雪茄。他把它放在置物櫃上,他計畫要把它留到球季的最後一天,他要在波士頓拿到第18座冠軍後抽它。然後他走出來,哭著接受了獎座,發表了感謝養育他的人的演說,所有教練、親戚、朋友也都哭了。它讓漫長的等待現在看來似乎是對的。「因為我們知道他會感激這一切。」Steve稍後說:「有些年輕球員不會。但是他會;他曾經經過那一切。這是個好時機。不會有比這更好的時機。」

 

但是回到球場,儀式已經結束,LeBron James和騎士隊準備好要毀了這一切。花了一段時間整理情緒,Pierce和塞爾蒂克在上半場落後七分,如果輸球誰會怪他們呢?然後Pierce帶領球隊恢復生氣,在第三節開始投進一顆三分球,又投進一顆來回應James的跳投,得了11分帶領波士頓打出2413的攻勢,一路領先到終場。「真理」又贏了小皇帝:那是運動大秀會呈現的方式。

 

但是有些事有關於逆轉,這整個夜晚,對抗著這種浮濫的噱頭。綽號是小孩子的的玩意,真的,在總結一連串複雜的掙扎時沒有幫助。「真理」?他吞下眼淚工作。Paul Pierce度過另一個辛苦的夜晚,他已經有過那些足夠的經驗,最後終於被稱為一個男人。有些人也會把那叫做勝利。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