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很少質疑過Bias的天份,Daugherty也沒有。「我總是想到一件事,就是他跳投時跳的有多高。」這位騎士隊的中鋒,現在是ESPN的大學球評說:「他出手時跳的比我看過的任何人都高。大部分的人,包括Jordan,可能會在上升的過程出手,但不是Lenny。每一次出手都是在升到最高時。他的中距離非常好。他在815呎遠的地方相當致命。」

 

 

「我記得在我們主場打過一次球,一開始是用Joe Wolf去守他,但是他無能為力。於是Dean Smith教練用七呎的Warren Martin去守他。然後他問我要不要試試看。但是他把我引到外圍。我比他高四吋,但是我完全不能接近他的出手。」

 

 

「他是個體能怪物。」Johnny Dawkins說,他是杜克大學的助理教練,高中和大學時期和Bias是同一個年代。「他出手很軟,他跳的很高,沒人能影響他。他會在NBA成為一個了不起的球員。」

 

 

康乃迪克Storrs市的幾個傢伙記得Bias。在1985121日,George Blaney的聖十字學院對抗馬里蘭大學。「他就是有一種風采,一種接管比賽的能力。」Blaney說,他現在是康乃迪克大學的助理教練。「他有點不把好的防守放在眼裡。」

 

 

十三個月之前,Jim Calhoun的東北大學也和馬里蘭大學比賽過。「我們真的很強,但是他就是接管了比賽。他更大,更壯,比我們任何一個球員都快。他是那種稀有的球員,你會看著他然後想:『你知道的,他會變的很特別。』」

 

 

Ainge1985年的暑假,在MarshfieldBias打過幾場球,他知道。

 

 

「他對我們來說簡直完美。」塞爾蒂克籃球領袖說:「我從來沒有這麼興奮。有了KevinRobertLarry,他可以給我們完美的輪替陣容。不管對他和對球隊都是完美。」

 

 

Larry Bird同樣神魂顛倒,宣布他對這次選秀感到如此興奮,他要早點回來和這孩子一起。

 

 

對於華盛頓特區的人們來說(Bias來自馬里蘭州Landover附近),Bias加入塞爾蒂克的想法是不道德的。「那時候我看到的所有傢伙,都把Michael Jordan當作黃金標準。」ESPNJohn Saunders說,他那時是巴爾的摩WMAR的廣播員:「但是我認為Bias有機會成為那一種人。我知道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人,進步的幅度像他在馬里蘭那麼多。」

 

 

「我每天晚上都看到ACCBig East的最佳球員。」Wilbon說:「JordanEwingMullinSampson。晚一點則是David Robinson。但是Bias是那群運動員裡面,最了不起的。那樣的跳投是如此無瑕。我的意思是,Michael Jordan如果有那種跳投,會是個致命武器。而Bias還要再高個2吋半。」

 

 

Bias不只是個偉大的新秀,還是他將加入的球隊中完美的新秀。他可以同時替補BirdKevin McHale,而Auerbach相信這樣的組合,可以維持很多年。

 

 

「他可以讓他們縮減上場時間,可以因此延長他們的生涯。」Dawkins說:「失去Bias,讓塞爾蒂克至少有一代以上的挫折。」

 

 


一個「慶祝派對」成為命運的決定,改變了這一切。Bias選擇以古柯鹼慶祝他的新人生,而這賠上了他的一生。

 

 

每個人都有個故事。

 

 

環球報的John Powers在華盛頓,準備在次天早上採訪Bias。他在九點半的時候打電話到他家,要確認十一點的約會,但是電話持續忙線中。到十點時,Powers的妻子Elaine打電話給他。你在那裡要採訪的球員叫什麼名字?「Len Bias。」他告訴她:「他打電話來了嗎?」

 

 

「不。」她回答:「他掛了。廣播剛剛這樣說。」

 

 

DaughertyRaleigh-Durham機場,準備搭上前往波士頓的班機,他要在那裡和他的朋友Bias,一起簽下和銳步球鞋的合約。當他遇見的前兩個人告訴他Bias猝逝時,他拒絕相信,直到他打電話給兩人共同的經紀人Lee Fentress前,他都不相信。

 

 

「我記得他說的每一個字。」Daugherty說:「他說:『真是糟透了(God-awful)。他過世了。』我再也沒有撘上那班飛機。」

 

 

Auerbach接到的是Bias在馬里蘭的教練打去的電話,Lefty Driesell在清晨四點打電話給他。Volk615分時,接到第四頻道助理編輯打來的電話。Ainge知道時,他正要去打早上的高爾夫球,在半途中的加油站。

 

 

沒有人知道Len Bias是怎樣的人。有些人說他是個過著兩面人生的高手。Daugherty發誓Bias甚至不願意和他一起喝啤酒,更別說吸食古柯鹼了。Driesell在選秀前的電台節目說過的話,聽起來依然怪異:

 

 

Leonard唯一的惡習是愛吃冰淇淋。」Lefty堅持。

 

 

其他人說他有一些好的朋友,也有一些壞朋友,他認識一些好女孩,也認識一些愛玩的女孩。但是每個人都同意的,是他很會打籃球。

 

 

假設那場讓他過世的狂歡,只是一時偏差,他是一直縈繞在塞爾蒂克周圍的鬼魂,直到今日。如果他只是另外一個毒蟲,會有什麼不同呢?但是如果他只是個開心的孩子,作了一個可怕的,致命的決定,那麼塞爾蒂克就失去了一個完美的橋樑,帶領他們走出八十年代,進入九十年代。至少至少,會帶給他們1987年的冠軍,而1988年那場和洛杉磯的總冠軍賽,會成為史詩。

 

 

「你把像他一樣的運動員,和Larry Bird擺在一起。」Krzyzewski說:「那他可以用上所有的能力。Bird不會把他當成威脅;他會把他當作一塊寶。」

 

 

Bias的過世不止瓦解了塞爾蒂克,K教練說。它影響了所有愛籃球的人。

 

 

「它傷害了我們的運動。」Krzyzewski說:「超出生命之外,我們永遠不再有機會,看到那些真正偉大的球員,變的偉大。」

 

 


但是Len bias永遠來不及到23歲,更不用說40歲了。



Len Bias in college

 
Len Bias Tribute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yan34n
  • 有一期的XXL雜誌,有提到Bias,內容是這麼講得:「如果Bias沒有...,就會...」,這留給後人無限迷思,他會跟Michael Jordan形成新一代的雙人對抗?延續Celtics王朝?還是像聯盟其他「毒蟲」一樣快速殞落?

    或許,NBA如同人生,就像另一個即將成為巨星的90年代歐洲射手,Drazen Petrovic,他在籃網隊的幾個球季,展現了三分射手的威力,平均得分總能上看20分以上,但是,1993年,球季結束後,他回歐洲,卻遭遇嚴重車禍,年紀輕輕的他,去世了.

    這件事,也讓大家留下遺憾,當時的籃網,由他跟Derrick Coleman, Kenny Anderson組成「鐵三角」,三個人都很年輕,皆未滿30歲,未來一片大好.

    如果Petrovic沒有去世,90年代的籃網,會變成如何?東區前三強?沒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