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你思考,不是嗎?是不是運動之神決定,過去這幾十年塞爾蒂克有過太多好事?RedCousyHeinsohnRussellthe Jones BoysCowensHondoMcHaleParishBird16座冠軍……當他們又碰巧拿到1986的榜眼籤,還有1986年的Lenny Bias,運動之神是不是在空中揮揮他的雙手說:「這真是夠了!」像這樣的事真的有發生過嗎?
 
 
這是當你手中拿著一張泛黃的紙,還有Lenny Bias的照片在上面時會想到的事。
 
 
我去年四月想起過他。一個我的大學好朋友正和我討論,有關Shawn Kemp和古柯鹼的對抗,那讓他在NBA季後賽要開始前必須送去治療。我們都不了解一個職業運動員為什麼會和古柯鹼沾上邊,在Lenny Bias過世後。
 
 
「我記得Bias過世的時候。」我朋友說:「那讓我對上帝感到敬畏。」
 
 
「我也是。」我同意:「每個人都是這樣。就好像有個巨人在那時替所有青少年洗腦-不要吸毒。Len Bias就像是個真人反毒廣告。」
 
 
「也許那就是他留給後人的。」
 
 
「是啊,也許它就是。」
 
 
然後我們繼續談論其他話題……但是我發現自己那天晚上想起這件事。為什麼那得是Lenny Bias留給後人的遺產?他們為什麼不能去選擇別人?
 
 
更重要的是,已經是十五年後了,為什麼我依然如此介意?
 
 
我上週想起過他。我女朋友問起我下一個ESPN.com專欄的主題,所以我告訴她我要寫Lenny Bias。那是誰啊?她問。所以我告訴他來龍去脈。她聽完原委,最後丟出一句:「我真不敢相信,他在選秀後兩天過世。真是難以相信。(停頓)我的意思是,這難道不會不可思議嗎?類似的事曾經發生過嗎?」
 
 
好不容易說完這個悲慘的故事,我點頭同意。這和我的感受相同,就好像我記得紅襪隊投手有13球機會,讓他們贏得1986年世界冠軍。真是難以相信。這真的是很難相信。你不可能杜撰。你不可能杜撰出Lenny Bias死前48小時的人生。
 
 
想像你人生中最偉大的一天。想像朝某個目標努力了好幾年,終於得到回報。想像連續兩天和家人及朋友的慶祝。然後想像你有點陶醉,然後忽然間-砰!-醫療人員想要救回你,但是辦不到,所有事慢慢淡化成白色……然後你就走了。想像。
 
 


那天稍晚,我的朋友Tim寫了一封e-mail給我-他在馬里蘭長大,是八十年代最早的Bias球迷-警告我ESPN經典頻道即將播出Bias過世十五年紀念。我回信,解釋說我那天沒辦法看電視,但是我隨便有著寫個有關Bias專欄的想法。
 
 
大約15分鐘以後,Tim回了我的信,大約是這樣結尾的:「我會期待那篇Bias的專欄。真的是我人生中最悲傷的幾天之一。我們對他都有如此高的期待。」
 
 
也許應該有關這些事:簡單扼要,第一,背叛,第二,悲傷。這不常發生在運動界,但是當這兩種情緒融合成那往胃上的一踢,你會記得的。而當這發生在你慢慢長大的日子裡,你會永遠帶著那些一直圍繞著的副作用-空虛,悲傷,生氣,失望,驚慌,沮喪,所有這些情緒。你慢慢撫平這些感覺,每一種,所有的情緒。但是它不會離開。它就是不會。如果這些聽起來完全不合理……嗯,你沒經歷過這種事。
 
 
這就是我禮拜二避開ESPN經典頻道的原因。這就是我談論這些仍有不舒服的原因。這就是當我的手指在這一刻敲打著鍵盤時,仍會感到生氣的原因。
 
 
是的,我依然會想起他。
 
 
而且我恨這一切發生。
 
 


 
 
 
(譯註:以下為Bob Ryan20031118日所寫的文章)
 
 
What might have been
40. That's how old Len Bias would have turned today.
 
 
By Bob Ryan, Globe Staff, 11/18/2003
 
 
生於19631118日。卒於1986619日。
 
 
是真的。Len Bias今天應該要四十歲了。「哇Danny Ainge說。
 
 
是啊,哇。距離Len Bias和塞爾蒂克短短連結在一起,已經17年了,而他依然是球隊上有最大疑問的「如果」。至少我們看過Reggie Lewis打球。Bias從來沒有替塞爾蒂克打過一場球。他身處這個球團不過48小時,就在619日因為吸食古柯鹼過量猝逝,那是以1986年塞爾蒂克選秀球員後的身分,在波士頓待了一天以後返回華盛頓發生的事。他過世這件事在球隊依然有回響。毫無疑問,他會直接影響球隊在九十年代的命運,在目前的狀態可以預測他的影響力。
 
 
華盛頓郵報的Michael WilbonESPN曾經在Bias念馬里蘭大學的前兩年,報導過他,而他甚至更上一層樓。「他的死改變了NBA的歷史。」Wilbon說:「因為就不會有壞孩子活塞隊,誰知道公牛隊什麼時候會贏?BirdMcHale不用上場那麼多時間。塞爾蒂克會持續贏下去。」
 
 
所以Len Bias真的有那麼好?
 
 
「今年是我在杜克大學的第24年。」Mike Krzyzewski教練說:「在那個時候,有兩個相對抗的球員真正鶴立雞群:Michael JordanLen BiasBias是個了不起的運動員,還有很強的競爭意識。我的感覺是他會是NBA最頂尖的球員之一。他可以創造什麼。人們會把『playmaking』這類字眼和控衛連結。但是我認為『playmaker』是一個可以作到別人作不到之事的球員,就像Jordan那樣。Bias就是那樣。他可以發明得分的方法,而你對此無能為力。不管你如何防守他,他就是可以打出想要的球。」
 
 
「他是個不可錯過的球員,將要加入完美球隊的重要球員。」塞爾蒂克總管Chris Wallace說,那時他是藍緞帶雜誌,大學籃球聖經的編輯,那是他的光輝歲月:「這幾乎是太美好而不可能成真。」
 
 
忘記那個「幾乎」吧,印第安那執行長Donnie Walsh,他的球隊用1986年第四順位選了Chuck Person:「塞爾蒂克剛贏了一座冠軍。他們有BirdMcHaleParishWalton。現在Len bias要加入?我記得我這樣想:『這不公平。』」
 
 
這樣「不公平」的事發生的環境是,19841016日,總管Jan Volk協調一樁交易,把後衛Gerald Henderson送到西雅圖超音速,換取他們在1986年的選秀權。這樁交易是有雙重效果的:1)Danny Ainge有多一點上場時間;2)寄望超音速會急速墮落,最終提供塞爾蒂克一個最好的選秀權。
 
 
超音速不能更配合了。他們在1985年到1986年球季贏了31場球,有了榜眼籤。塞爾蒂克,贏了67場球,還有第16NBA冠軍,會在選秀會裡擁有第二順位。
 
 
那時最好的兩位球員是北卡的中/前鋒Brad Daugherty,有一點嬰兒肥身軀的七呎長人,還有馬里蘭大學,兩度ACC年度最佳球員的Bias68225磅的前鋒,身材就像個希臘雕像。
 
 
Red Auerbach承認他只看上Bias。「喔,對,我當然想要他。」Auerbach說,「當然了。因為他是個真正的球員。他可以運球,可以投籃,他就是我們需要的。」
 
 
「要記得在1986年,Michael Jordan還不是『Michael Jordan』。」Volk說:「在球探報告裡,拿球員作比擬是慣例。我們的報告把Bias歸類成『像是Michael Jordan的球員,但是更大,跳投更好,他也不會硬著頭皮闖籃下。』」
 
 
費城有狀元籤,但是七六人隊有點矛盾。「我們對那次選秀不太舒服。」Pat Williams說,那是他身為七六人總管的最後歲月:「我們認為Daugherty很軟。我們的球探長Jack McMahon不想要Bias。我記得他說:『他身上有些東西我就是不喜歡。』所以Jack就這樣跳過他。Jack不是絕對不出錯的人,但是他相當好,我在人事這方面通常不會質疑他。」
 
 
七六人最後把狀元籤交易到克里夫蘭,換來Roy Hinson以作為球隊換血的一部分,另外還包括交易Moses Malone,和其他像是Jeff RulandCliff Robinson的球員。沒有一項成功,因為傷勢。「那像是地獄來的選秀會。」Williams說。
 
 

McMahon有預知能力嗎?他知道一些有關Bias的夜間習慣嗎?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了。他在八十年代末期過世,從來沒有指出他對Bias的觀察。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