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Hale在大學時平均15.28.5籃板,在大三時帶領明尼蘇達大打進NIT決賽。他在選秀會上成為塞爾蒂克的首輪選秀,全部選秀會的第三順位。當被問到他的感想時,他說:「一個610吋,白人,愛爾蘭天主教徒男孩還會想去哪打球呢?」

 
 
McHale迅速變成波士頓的第六人,這是從Frank Ramsey開始,向下傳承到John HavlicekPaul Silas的莊嚴傳統。就像他的前輩,他很會跑步,很會在第四節得分。他也很耐用-他在職業生涯尚未缺席任何一場球。塞爾蒂克也從來沒有這麼大隻的第六人。當他上場時-通常是在第一節末換下Maxwell-他會加入BirdRobert Parish的前場陣容,身高分別是610吋,69吋半,7呎半吋。無可避免地,McHale用他難以封蓋的轉身向後跳投,吃掉要守他的小前鋒。「如果他們可以守住Robert,他們就守不住Kevin。」 Jones說:「如果他們可以守住Kevin,他們就守不住Robert。」

 
 
McHale一開始跟Fitch不合。在1980年夏天,在他菜鳥球季開始前,說到危機重重的塞爾蒂克時,McHale尋求去義大利打球的機會。「讓他去吃義大利麵吧。」Fitch說。然後,上一季,Fitch又語出驚人,雖然他宣稱自己的話被曲解:Fitch說:「McHale如果在聯盟中打中鋒會很慘。」這裡面有些是事實;如果Parish不是他的搭檔,McHale的效率就會下降。但是McHale心思敏感,一如他的積極競爭程度,感覺到很受傷。
 
 
Bill是個偉大的教練。」McHale說:「我們在19801981年球季在他帶領下得到冠軍。但是如果我們以30分之差輸球,他會給我們看充滿低光(low-lights)的影帶,然後所有球員會埋進自己的椅子裡。看太多帶子就像看太多電視。這可能是Billy Martin症候群。你有一個總是當贏家的教練,但是很容易爆發,過一陣子,球隊裡某個人就會被爆炸。你要不找個新球員,要不找個新老闆。」
 
 
就像其他的塞爾蒂克,McHale不相信Fitch天性多疑的個性。有一次,Fitch派了一個助理去休士頓主場最上排,趕走一個不知名來觀察塞爾蒂克練球的人。他規律地會把當地記者趕出練習場地,害怕他們會偷走他的戰術。但是不像他大多數的隊友,McHale會對外面的人說Fitch的行為。「是啊。」他告訴一個費城專欄作家,後者被迫要在塞爾蒂克練習場館外寒冷的大廳等上一個小時。「我們只是在練習打了15年都相同的戰術。」Parish說:「Kevin是個有話就說的人,而且他是個年輕人。」
 


 
McHale不是難以駕馭的,但是他喜歡挑弄權威的極限。他和Bobby Knight,他在1979年泛美運動會的教練,相處的很好,當他們從波多黎各回到美國時,還一起去釣魚。但是當前俄亥俄州立大學教練Fred TaylorKnight在泛美運動會的助理教練,嚴酷地指導練習時,McHale問了一句話得到休息的機會:「Havlicek會怎麼練習?」還有「Jerry Lucas做的如何?」Taylor認為他很認真想知道Taylor拿到NCAA冠軍那支球隊的故事。但是McHale說這個故事時,就好像個小學生洋洋得意地哄騙代課老師一樣。
 
 
但是McHale堅持他很成熟了。「去年是個重要的經驗。」他說「整個合約的事,還有當上父親【他的妻子Lynn在季後賽時生下一個女兒Kristyn】逼使我要大幅成長。人生不只是開玩笑和比賽。媒體也會在你身上添加壓力。」
 
 
教練也會。但是在Jones底下,只有McHale的火鍋次數降低了。「我讓他大部分時候打前鋒,而不是中鋒。」Jones說,隨著球季進行他也許會改變心意,而Parish一場球平均要上場37.4分鐘。「他不會像以前一樣送出很多火鍋。」但是McHale得到更多進攻的機會。幾個禮拜前對上底特律的比賽,他大部份時候對上68吋的Cliff LevingstonMcHale在第四節得了全場29分中的19分。他稱呼這樣的mismatch為「終極酷刑」。
 
 
他在Hibbing愛玩的打球方式不會停止,即便波士頓花園變成名副其實的終極酷刑。「如果我陷入低潮,人們得要接受,因為我每個晚上都還是全力以赴。」McHale說:「我這個球季完全沒有改變。我上場比賽,認真以對,但是如果有些好玩的事,我會笑出來。我不認為籃球場上有任何態度規範。」事實上,當Parish今年秋天離開訓練營時,他要求對合約重啟協商,因為他認為一個先發中鋒不應該只賺350,000美金,甚至比他的替補還少,他從McHale那邊得到一點支持。還有他打球的方式,McHale可以從整個花園得到支持。
 
 
同時,在133號班機上,花園變成地平面上的一個小點。而在座位2D上,Parish的眼睛閉了起來,嘴巴緩緩地張開。
 
 
McHale說:「啊哈,我看到Parish先生準備來點小紙張了。」
 


 
Cautionary Tale From McHale?
 
 
By Mike Lynch
ESPN Research
 
 
Paul Pierce要帶著膝蓋傷勢上場,他甚至不要MRI。很明顯地,這可能會造成長期的有害結果。
 
 
這勾起塞爾蒂克上次在1987年打進NBA總決賽(也是對上湖人隊)的回憶。Kevin McHale1986年到1987年球季處於球技巔峰。他被選進聯盟第一隊(生涯唯一一次)和防守第一隊。他每場平均26.1分,自從加入聯盟後,連續七個球季平均得分都比前一季更高。
 
 
然而,在1987311日一切都改變了,他在例行賽尾聲傷了他的腳。到季後賽時,他飽受骨刺,右腳輕微骨折,腳踝扭傷,左手腕受傷之苦。然而,McHale繼續參加比賽,因為他隻道塞爾蒂克有機會得到二連霸(結果他們在總決賽輸給湖人隊)。然而,從那個球季開始,McHale再也不是同樣的球員了。在他NBA生涯剩下的六個球季,他每場平均得分逐漸降低。
 
 
摘錄自McHaleNBA傳記:
 
 
McHale是第一個承認1987年的總決賽,也許縮短了他的職業生涯的人。他拖著骨折的腳打了六場對湖人的比賽。他痛苦到拿旅館游泳池的躺椅當作助步車,但是每晚還是上場40分鐘。塞爾蒂克輸了比賽,McHale在球季後接受了手術。」

 
就像上面的傳記指出的,在他帶著腳傷打球後,McHale再也沒有恢復原來的狀態。
 
 


Throwback - Kevin McHale
 
Kblaze-Kevin Mchale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