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 McHale




 
 
 
 
It's No Joke: This Card Is An Ace

 
Kevin McHale often seems to play without a full deck, but he's a sixth man worthy of the Celtic tradition
 
 
Alexander Wolff
 
 
當上禮拜從Logan機場起飛的聯合航空133號飛機,它的凝結尾在天空中消逝時,一個無憂無慮的Kevin McHale把他610吋,225磅的身體在頭等艙座位中安頓好。波士頓塞爾蒂克剛剛完成了這季最長的主場連戰,McHale計畫好要開個小玩笑,當作是客場之旅開始的起始記號。
 
 
當說到這種惡作劇時,塞爾蒂克可是第一流的球隊,就像他們打的籃球一樣。他們會偷走作家的包包,在機場呼叫名人的名字。(前鋒Cedric Maxwell總是愛呼叫偉大的NBA教練Dolph Schayes,有一次,去年12月在鹽湖城,Schayes真的出現了。)McHale最喜歡的花招是在睡覺的隊友嘴巴裡塞紙。「試試看這種雞尾酒的餐巾。」他說:「當只有紙的邊邊露出嘴巴時,看起來好像他有了虎牙。當然最棒的部分是等他睡醒以後。」
 
 
不要干擾McHale,如果現在把他吵醒會毀了一切。這季以來,他打出NBA生涯四年以來的代表作,他找不到更好的球季了,而這有兩個原因。第一,善變的波士頓花園球迷渴望要提醒他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因為去年春天飽受矚目的四年四百萬合約,而他傑出的表現讓自己可以免受可怕的外界打擾。「每場主場比賽都有一種無形的壓力。」當地的體育記者Bob Ryan說:「他得要這樣比賽。」
 
 
第二,當全明星前鋒Larry Bird上禮拜五在對丹佛金塊隊的比賽中,扭傷了他的右膝韌帶時,傑出的第六人McHale變成先發的代理明星McHale
 
 
Bird的傷勢讓McHale不能擔任他正常的替補角色。但是McHale不會為此感到辛苦。兩季之前,Bird的頰骨骨折,McHale頂替了他的角色,塞爾蒂克在26場比賽中贏了22場,McHale平均每場15.58.9籃板,同時維持了他在聯盟中令人畏懼的火鍋大王的名聲。McHale可以說是消遣,漫畫還有其他事的大王。
 
 


K.C. Jones教練這一季頂替了苦澀的Bill Fitch,在他低調的帶領下,塞爾蒂克一路嘻鬧地到這個禮拜打出176敗的戰績,讓他們在大西洋區的勝率只以22%落後於第一名的費城。波士頓看起來完全不像那隻,去年春天在東區準決賽被密爾瓦基四場橫掃的緊繃球隊。現在領軍的是K.C.和「陽光大樂團」,McHale是領銜主唱。他正邁向生涯命中率新高(在跟亞特蘭大比賽後到達.581),籃板新高(每場7.9個籃板),和得分新高(19.2),每場比賽上場大約30分鐘,和他上一季差不多。McHale不知道怎麼解釋他的進步。「也許是我在休賽期作了什麼事。」他說:「但是我懷疑打高爾夫球有助於命中率提升。我只是感覺到,我出手的每一球都會進。」
 
 
仍然,考慮到過去九個月發生的事,上禮拜有人在花園作了一件令人吃驚的事,他展開了一幅標語寫著:「感謝老天我們有Kevin」。塞爾蒂克可恥地在季後賽出局的比賽中,McHale打的很糟,總共四場的第四節加起來只得了8分。他上個球季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批評Fitch,因為他挑起了塞爾蒂克之間的不和,雖然McHale在這之中不是完全沒錯。「Kevin天生就有一種不尊敬別人的調調。」一個塞爾蒂克觀察家說:「他就是不想變成Bill的機器人。然後,他變成最後一個上巴士的人,一兩次這種事還算有趣,但是在50場比賽之後,你會開始感覺厭倦。」當McHale的經紀人John Sandquist,開始向尼克隊要求好幾百萬的自由球員薪水時,波士頓環球報畫了一幅漫畫,把McHale描繪成一隻在錢堆中打滾的豬。標題寫著:「真正的McHale」。
 
 
從那時起,他的合約狀況成為大眾關心的焦點。McHale帶點苦澀地坦承他們的進展,和塞爾蒂克總裁Red Auerbach一起。四月時Harry Mangurian,他後來成為波士頓的老闆,說他和McHale一個月前就對某個數字握手同意了,這重重損傷了McHaleMcHale堅持他們沒有達成任何約定。有好一陣子,McHale,他來自Bob Dylan的明尼蘇達Hibbing老家,唱著「我應該被釋放出去」-而塞爾蒂克斷然地低吟「你哪裡都去不成」,儘管波士頓環球報在七月的民調顯示,高達72.1%的波士頓球迷希望他離開。忽然間,McHale像他們希望的滿足了典型塞爾蒂克第六人的角色,卻變的不再重要。
 
 
事實上,McHale絕對不是像環球報說的像豬一般的忘恩負義的人。他是個寬宏大量,成長過快的孩子,光是釣魚打獵就很快樂。「Kevin需要的是一個難纏的經紀人,因為他自己的個性。」他在明尼蘇達大學的隊友Phil Saunders說,後者現在已經成為Gopher教練Jim Dutcher的助理。「Kevin太好相處了,你說不定可以說服他,把他的卡車開走。」
 
 


HibbingMesabi Iron山脈間,那是在明尼蘇達北部一個曾經繁榮之地。當繁榮時,當地人像是Paul McHaleKevin的父親,他最近在替美國鋼鐵服務42年半後退休,他會把礦砂裝上鐵路火車載離開礦坑,前往匹茲堡和底特律的鋼鐵廠。即使當粗鐵沙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枯竭,礦工們會挖掘出大量含鐵的角岩,把鐵從沒有用的礦渣中分離出來,就像麥子粗糠一樣。在Hibbing還有很多含鐵的角岩,但是在當地的鋼鐵產業因為不景氣而衰落後,整個城市也一起沒落了。
 
 
礦工把要挖掘出角岩前上面的土壤稱之為表土層(overburden)。你不用穿過很多表土層才能找到McHale。他的父母用他得到的獎盃裝飾了一整座牆,最大件的是11磅半重的魚槍。「那是他最重要的獎盃。」他的母親Josephine說。
 
 
26歲的McHale看起來好像剛脫離青春期一樣。他的外表很像個男孩,他的身材也是。「當他去學校時,他只是個有雙長腿,瘦弱的小孩。」Saunders說:「胸部圓而寬,但是雙膝內翻。他看起來很像Herman Munster(譯註:十分神似科學怪人)。他的父母都不高【他的父親510吋,母親56吋】。也許他們在某個密室把他組合起來。」
 
 
他更像是某個從寒地來的傢伙。就像每個來自Hibbing的男孩,McHale是打冰上曲棍球長大的,這種運動之於明尼蘇達,如同美式足球之於德州。「九年級的時候,我每一種運動都打的普普通通。」他說:「我總是很笨拙,我從來沒有辦法讓事情順利進行。但是到了高二,籃球變成我的最愛,因為我打的越來越好。這就是像是滾雪球效應。」
 
 
Hibbing高中61吋的Gary Addington教練,陪著McHale一打一來幫助他練習,McHale不准從中間硬闖,而輸的要請奶昔。到了高三,Hibbing高中打到州際冠軍賽,「藍夾克」隊有六個66吋以上的傢伙,這讓那時已經610吋的McHale可以去打高位。「這已經變成例行公事,每晚背對籃框得個30分。」他說:「但是Gary強迫我要去學習比賽的全貌。」(Hibbing高中還出了另一位NBA球員,Dick Garmaker是湖人隊和尼克隊五十年代的全明星後衛。Hibbing高中田徑場上的衝刺練習仍然稱為「Garmakers」。「想到那傢伙,我就很痛苦。」McHale說)
 
 明尼蘇達大學因為招生違反規定,被NCAA當局判處禁令,而McHale是他們僅有的三個獎學金名額之一。他進入校隊的第一個月就開始打先發前鋒,跟他搭檔的中鋒是Mychal Thompson,現在是波特蘭拓荒者隊前鋒。當年他們的戰績是243敗。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