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sh從大學就一直擁有的,是他的跳投,他要把手臂舉到不可能更高處,就好像水力學,然後出手弧度更是不合理地高。Kidd注意到六年級的Parish跳投軌跡太平,會拿著一枝長長的掃帚在空中,促成了Parish如彩虹般的跳投。「他可能是聯盟歷史上中距離最好的長人。」Bill Walton說,他在1986年的塞爾蒂克冠軍球隊裡,擔任Parish的替補。


 
 
在低位Parish主要有兩招,在兩邊底線各有一招。從右邊,他喜歡沿著底線忽然轉身,以灌籃結尾。從左邊,他會從右手邊切入禁區,然後使用經典的,如果不是完美無暇的勾射。就像是Paige,他把跳投混合進這些動作-三件簡單的事:快速球,曲球,變速球。「如果你只有一樣維生的招式,會打的很辛苦,因為每個人都有你的分析。」Parish說:「每個人都知道我有轉身跳投。所以我試著不要那麼容易被預測到。」
 
 
規則四:盡量避免惡習,像是迎合大眾。那些應酬是讓人不能充分休息。
 
 
「是的。」Parish說:「我從來不擅長社交。」
 
 
他的籃球生涯也像是壁花一樣。就好像是,當他一開始穿上00號時-因為他們在Union中學沒有別的號碼了-他簽下了一份沒人注意的合約。他的球賽從此被剝奪了被注意到的程度。當他選擇留在Shreveport,就讀於Centenary學院,這是一個沒沒無名學校和NCAA大熱門的不尋常組合。調查者發現Centenary校方使用一個表格,把ParishACT分數轉換成相等的SAT分數-這樣他才能打球適格。Parish選擇這所衛理公會學校是因為,他有兩個小女兒,他覺得有義務要待在她們附近。
 
 
Centenary學院知道它也許再也不可能吸引這樣的天賦,爭辯說沒有規定說不能把考試分數轉換成入學使用。NCAA就是NCAA,爭辯說沒有規定說你可以。像這樣的爭論不可避免地有了勝負,你知道是誰的,給了Parish兩條路。他可以轉學到任何學校,立刻可以上場,而Centenary學院兩年不能參加比賽。然而,如果他要留下來,災難會隨之降臨。Centenary學院在他就讀的這四年不能打季後賽,甚至還要繼續被禁止兩年。
 
 
他留下來,但是也可能就此消失。Centenary學院的賽程從NCAA出版物上消失,Parish的數據從未被NCAA所發表(如果他們有的話,他會是1976年的全國籃板王)。Parish唯一後悔的就是他沒有機會打進巡迴賽,和UCLABill Walton,印第安那的Kent Benson,阿拉巴馬的Leon Douglas這些中鋒對抗,這些人排名全在他前面。NCAA從來不明白,沒有把Parish的數據印出來,只是在幫他的忙。大量的曝光沒辦法帶來充分的休息。
 



 
在波士頓也是如此,BirdMcHale得到大部分的注意力和支持,但Parish對此從未憤慨或是嫉妒。相反地,「我覺得那很好。」他說。
 
 
這不是說根據他的觀點,Parish就不發表意見。226日塞爾蒂克以30分輸給公牛隊-這種事總是在NBA發生-對他來說,是「卑劣的」。當去年夏天有傳言要把他交易到西雅圖超音速隊時,他說有機會替前波士頓教練K.C. Jones打球,是「很美好的」。塞爾蒂克資深副總Dave Gavitt曾經在1975年世界大學比賽前,當過Parish兩個月的教練,在去年十月波士頓第一場季前賽前夕,他要跟Parish交換一些忠告。「在聯盟生存有什麼秘訣?」他問。「耐心。」Parish說。酋長也許只會有一兩個字的回答,但是他保證字字實在。
 
 
在他的NBA生涯,Parish只有一次要求大家對他投以注意。當你把自己的情緒隱藏起來不讓全世界知道,只是把情感塞入麻布袋中,等袋子滿了,就會爆發出來,Parish對底特律中鋒Bill Laimbeer有很嚴重的不滿。他長久以來相信,Laimbeer蓄意的行為是為了要傷害對手,不僅僅是威嚇他們,對Parish來說,他是一位職業籃球員,這對他的生計產生了威脅。
 
 
這就是1987年東區總冠軍賽第五戰的情形,Laimbeer架了Parish一拐子。依據「壞孩子」的標準,這只是小口徑而已。但是Parish突然爆發了。他連續三拳猛烈地攻擊;但是其實稱不上拳擊,因為肌腱炎讓Parish不能好好出拳,但是仍然夠讓Laimbeer倒在波士頓花園地板上了。
 
 
在綠衫軍的領域,Parish的爆發被視為是自力救濟的正義。Bird甚至稱呼是「那件好事」。然而,酋長感到很羞愧-不是因為他作了什麼,而是Laimbeer讓他如此行動。他讓Parish沉默寡言的形象-他比賽的關鍵,力量的來源-一掃而空。「7,500美金的罰款很划算,每一分錢都值得。」Parish說:「但是我被禁賽一場,這讓球隊輸球。這是第一次我讓別人破壞我的專注程度。即便Bill Fitch都作不到。而這就代表有多嚴重。」
 



 
規則五:避免不斷跑步。
 
 
「那我就選錯行了。」Parish說。
 
 
事實上,他在波士頓的生涯,他展現了一遍又一遍懶洋洋地馳援的技巧。他每場比賽平均出手次數在八十年代緩慢下降,BirdMcHale越來越穩固在前線的地位,Danny Ainge更能顯著地融合在進攻中。但是當Bird1988年到1989年球季只打了六場球時,Parish的出手和得分躍增,準確度卻維持穩定。
 
 
這一季過去兩個月的情形也類似。從16日到31日,只有三場球是BirdMcHale同時能夠上場的。但是塞爾蒂克打出1610敗的戰績,最近在客場的九連戰拿下六勝。Parish是其中賴以支撐的人。215日在論壇球場遇上湖人隊,Parish第一節就在湖人隊中鋒Vlade Divac面前得到21分,在第四節關鍵時期再添七分,讓球隊以9885勝出。227日,明尼蘇達在最後一分半追到只差四分,酋長用灌籃和跳投穩定住116111的勝利。在Parish上禮拜五得到21分,下半場搶到九個籃板,讓球隊以10898擊敗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後,Bird說:「他看起來,就像我還是小孩子時候看到的一樣好。」
 
 
你已經知道規則六了:不要回頭看,有些東西會慢慢逼近你。
 
 
「我從不回頭看。」Parish說:「除此之外,幹什麼要回頭看呢?」但是他隨機偷偷瞥了一眼。「籃球對我來說很重要,它讓我能作到永遠作不到的事。它給了我維生的技能,狀態和名譽。它教我要對自己的身體感到驕傲。還有它教我要有耐心。我從來不是很有耐心的人。」
 
 
1989年秋天,Parish簽下了價值550萬美元的兩年延長合約。這會包括他38歲的生日,還有他下一個球季。「我絕對在慢慢衰老中。」他說:「我感覺自己還剩三年強壯的日子。到時候我就40歲了。在那之後,我們再看看吧。」一個替補角色,也許某支只差一位替補中鋒就有爭冠實力的球隊,對他一點都不會有困擾。「我很久以前就把自尊丟開了。」他說。
 



 
Parish在過去15個球季,從來沒有缺席超過10場比賽。他是不可思議地耐用,即便在他不是完全健康的狀態下。「我從來沒有過重大傷害。」他說:「身為一位中鋒,如果你可以避開重大傷害,那等你變得越老,你就會越好。你知道一些小技巧,知道投籃的時機。你可以看穿所有防守。你一定會變的更聰明。如果你沒有,那一定是哪裡出了錯。」
 
 
Walton是其中一位,覺得Parish會打的比BirdMcHale久的人。「他的身體更年輕了。」他說:「我完全看不出他有慢下來的跡象-雖然我不知道在LarryKevin退休後,還待在那打球對他有什麼意思。他們三個之中,酋長是最健康也最強壯的。」
 
 
不管什麼時候退休,他都還要待個好幾年。這代表他有時間修飾一下Maxwell幾年前給他的綽號,給他一個像是電影「與狼共舞」裡面的名字-像是「與牛仔共搶籃板」(Rebounds With Colts),或是「像是雨後放晴的天空般投籃」(Shoots Like The Sky When The Sun Comes Out After The Rain)。酋長很喜歡那部電影。「我絕對可以進入其中那個士兵的角色心中。」他說。
 
 
國王有他的廷臣,總統有秘書長,獨裁者有佞臣,他們必須常常確定有沒有違反規則六。但是酋長-酋長自己就夠了。他們有尊嚴和敬重,長壽和決心。當Robert Parish終於要離開他在Causeway街上的部落時,塞爾蒂克應該-雙倍應該-把他的號碼懸掛在波士頓花園的天花板上。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