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gie Lewis
 




 
 
 
A City In Mourning
 
 
Boston turned out en masse to say goodbye to Celtic captain Reggie Lewis, whose death at age 27 has raised troubling questions
E.M. Swift
 
 
727日禮拜二,27歲的Reggie Lewis因為心臟病過世的新聞,打擊波士頓和整個籃球界時,就像心窩上被打了一拳-忽然一陣痛楚,然後在隨後幾天,因為太多回憶和太多沒有回答的「如果」,轉變成一陣痛苦的空虛。在季後賽第一輪對夏洛特的比賽中昏厥三個月後,塞爾蒂克安靜的隊長Reggie Lewis過世時,正在波士頓郊區的布蘭戴斯大學體育館輕鬆地投籃。Lewis知道自己身體有點不對勁,但是他不確定幾個醫生在他心臟上發現的缺陷是什麼,也不知道那能不能讓他回到激烈的籃球比賽。
 
 
自從他在429日昏倒之後,他受到三組心臟病科醫師檢查,兩組在波士頓,一組在洛杉磯。他們的結論從Dr. Gilbert Kludge 510日樂觀地說,Lewis的心臟是「一個正常運動員的心臟」,而他昏厥的狀態叫做迷走神經性昏厥(neurocardiogenic syncope),到由塞爾蒂克隊醫組成的,所謂心臟科醫師的夢幻團隊的診斷。根據夢幻團隊,Lewis的心臟受到心室心律不整影響,這有造成致命的危險,在1990年導致Loyola Marymount大學籃球明星Hank Gathers的過世。Gathers也是Lewis在他第一次昏厥後想到的。而第三組來自洛杉磯的心臟科醫師同意這兩種診斷的一部分,認為在決定Lewis能不能再打籃球前,還需要更進一步的檢驗,
 
 
即便沒有診斷,Lewis的過世之前也有一次警訊-兩次警訊,如果你把324日的暈眩和迷失,讓他被迫從對邁阿密熱火的比賽中離場算在內-帶給朋友,家庭,隊友,醫生和球迷一種憂慮的感覺,就是Lewis的命運也許可以避免。「這不是像Reggie遇到車禍。」Lewis在塞爾蒂克的前隊友Kevin McHale說。「真正的悲劇是,現在我們應該要坐在這裡說:『Reggie有個心臟節律器,而且不能打籃球,這是令人難過的。』然而取而代之的,是我們得坐在這裡哀悼他。」
 


 
在星期一,七千人,包括了很多揮著手,要避開令人窒息的88度(攝氏31度)高溫的球迷,參加了在東北大學體育館舉行,催人眼淚的追悼式。儘管他在塞爾蒂克享受的成功,Lewis永遠都是東北大學的,大學校長John A. Curry稱呼他是「東北大學有史以來最好的運動員」。他是校史的得分王,帶領校隊在1984年到1987年連續四年打進NCAA巡迴賽。Lewis的號碼35號,在1989年退休,已經掛在天花板上,在追悼式開始前兩個小時,估計約有15,000位球迷經過Lewis的棺材,瞻仰他的遺容,表達最後的敬意。數以千萬計的人-有黑有白,有老有少-站在4.7英里到Forest Hills墓園的路旁。在過去二十年中,這個城市的種族紛爭比它應有的比例還多,但是Lewis的葬禮似乎成為一座跨越鴻溝的橋樑。塞爾蒂克CEO Dave Gavitt在他的悼詞中說:「在這個保守,穩重的新英格蘭,這個說話輕聲細語,有禮貌的,來自巴爾的摩的年輕人,在我們認為可以說彼此友愛,彼此關心之前,帶給我們的東西,難道不是很了不起的嗎?」
 
 
這個葬禮標誌了一段,對塞爾蒂克球員,教練,管理階層和校友來說,漫長的又充滿情感一週的結束,他們的悲傷是極其明顯又公開的。Lewis似乎是一個難得沒有累積敵人的人。上星期四下午的記者會中,塞爾蒂克的Rick FoxDee Brown淚流滿面地說著-當他們還能說出話時-他們有多愛他,有多想念他。當塞爾蒂克教練Chris Ford提到「2-up」和「Hawk-2」,這是球隊替Lewis設計的兩套戰術,助理教練Jon Jennings崩潰痛哭。後來Jennings回憶說,他帶著LewisLewis的太太Donna去欣賞波士頓大眾管絃樂團的聖誕節音樂會時,Reggie在表演時對Jennings輕聲說:「明年,我要帶著Reggie Jr.一起來。」Jennings流著淚發誓:「明年,我會帶著Reggie Jr.。」
 
 
東北大學的校方說著,Lewis如何在過去三年感恩節,發放1,200隻火雞給貧苦家庭。其他人記得Lewis如何不可思議地和小孩子很處的來。很多人提到他的謙遜。「一個偉大的球員,但更好的一個人。」東北大學教練Karl Fogel說。幾乎每個人都提到Lewis的微笑。
 
 
當然每個認識他的人都會想,就像McHaleLewis的過世是不是可以避免的。如果Lewis不是一位職業運動員,他受到的治療和預後是不是還會相同?一生有過度努力要讓他留在籃球場上嗎?有些醫生提到的古柯鹼使用的問題,這個問題被他否認,是正常的嗎?如果他在胸中植入電擊器-可以矯正不規律的心跳-就像Scheller57日就提過的,他還會活著嗎?他到底服用了什麼藥物,還有多少劑量?(到星期一晚上,MudgeDonna都沒有同意接受採訪。Lewis的解剖報告預計在這個禮拜就會出來。)
 



 
或者所有人都做過合理的預警嗎?沒辦法責怪任何人,只因為殘酷的命運嗎?根據Jerome Stanley,他是Lewis的兩個經紀人之一,在上週擔任家庭的發言人時說,這是Donna相信的版本。Stanley說在她丈夫過世後,卻是Donna安撫了心煩意亂的Mudge,告訴他不是他的錯,只是Reggie的時間到了,任何人都沒辦法做什麼來救回他。Stanley自己感到一種欣慰,因為Lewis在籃球場上過世-不只是因為他正在從事他愛作的事,也是因為他差一點,就會在和他強褓中的兒子嬉戲時過世。「你能想像這對Reggie Jr.來說有多可怕嗎?」Stanley問說。
 
 
如果不會讓Lewis一家人太過痛苦的話,塞爾蒂克和醫師群某方面來說,都稱不上處理的很好。「我希望我永遠不用再看到這樣的事。」NBA工會的執行長Charles Grantham說:「我很擔心這個體制把醫學團隊置於分歧的地位上,整個過程把私人的隱私公諸於世。兩種不同的自我意識彼此衝突,而不是彼此合作。你可以確定這個議題,很快就會被球隊和聯盟提出來。」
 
 
Grantham說的是一開始當Lewis在對夏洛特比賽場上昏厥後,兩週內所作的兩個迥然不同的診斷,而且都被公開給大眾。透過報紙,波士頓人似乎和Lewis自己一樣了解Lewis的狀況。在53日,醫療夢幻團隊作出診斷的隔天。Scheller在未得到Lewis允許下就上了電視,揭露他的診斷,並且斷言Lewis「有很大的可能」沒辦法再打籃球。他還指控Lewis家庭一連串作出的「否認」。
 
 
八天之後,當MudgeBrigham婦女醫院為人尊敬的臨床心臟科醫師,Donna曾經在那裡擔任管理職-說「心臟的肌肉沒有損傷」,並且預測Lewis可以在「沒有限制」的情況下重返球場時,塞爾蒂克進入了否認Scheller模式。Gavitt很興奮,立刻擁抱Mudge的診斷,而不是Scheller的。「這是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以來,我所聽到最好的消息。」Gavitt說。「我替ReggieDonna感到高興,我猜,間接地也替我們感到高興。」
 
 
這時候Stanley提供了第三意見。當Mudge一公開他的診斷,住在洛杉磯的Stanley打電話提供他的協助,在躲開了波士頓媒體的關注之下。「我們不能讓你死在球場上。」Stanley一直這樣告訴Lewis,甚至到了變成家庭笑話的程度。
 
 
Stanley在六月把Lewis帶到西岸作檢驗,包括了聖塔摩尼卡的聖約翰心臟機構的Nicholas DiacoRichard F. WrightJohn Michael CrileyUCLA醫學中心的William G. Stevenson。在一連串的檢驗後,加州團隊確定Lewis心臟的左邊下面,或是頂端,確實有不正常的情況。這個狀況明顯到,一個不願透露身份的消息來源上週告訴波士頓環球報,「Criley只要把手放到Lewis的胸口上就能感覺到……消息來源補充說,Criley相信Lewis心臟的異常狀況,嚴重到讓他重回競爭的籃球場,是不安全的。」Criley不願提供評論。
 
 
根據Donna發表的聲明,上週四由Stanley閱讀給媒體聽,加州醫生群不確定,這是不是就是Lewis四月對夏洛特昏厥的原因,或者就是Mudge發現的迷走神經性昏厥。加州醫生群有機會接觸到Mudge的測驗結果,也能接觸到夢幻醫療團隊的,他們建議在模擬比賽狀態下再作檢驗。
 
 
DiacoMudge討論他團隊的發現時,Mudge對他原本診斷的信心,似乎開始侵蝕。「他同意我們需要更多檢驗。」Diaco說:「他已經作了計畫,雖然他仍然認為迷走神經性昏厥就是成因。」
 



 
洛杉磯的發現對Lewis來說不是好消息。他希望在七月初參加塞爾蒂克的菜鳥營,但是他的顧問群-DonnaStanleyMudge-建議他八月在在Mudge的監督下,於巴爾的摩開始訓練,那是他長大的地方。計畫是讓Lewis帶著心臟監控器打些鬥牛,場邊隨時備著電擊器。
 
 
如果Lewis經過那次鬥牛沒發生意外,他會持續在Mudge監控下練習。Donna上星期四的聲明說,如果沒有進一步意外發生,Reggie會準備好打1993年到1994年球季,如果-而這可能被證明是很大的如果-塞爾蒂克同意再每次練習和比賽時,都準備好電擊器和心臟科醫師在場邊。
 
 
確實,雖然Gavin一開始對Mudge的診斷很熱情,「Reggie感覺塞爾蒂克想辦法要把注意力移開。」Grantham說。一個塞爾蒂克官方人員,他要求匿名,說球隊和制服組已經說了,不要特別討論這件事。
 
 
Lweis被嚴厲叮囑不要參加任何激烈的運動,在他於布藍戴斯大學過世前兩週,已經開始非正式地練球。然而,在他從加州回來後,身邊的人感覺到他有了改變。Fogel記得在塞爾蒂克的菜鳥練習營中看到Lewis-兩個都只是在那裡看而已-認為他「像是一個不同的人。他看起來真的全神貫注。」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