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他的籃球風格需要無限制的堅強,對Cowens來說好日子偶爾需要一點粗野。過去他曾經帶給塞爾蒂克一種運動「撞頭」,兩個參賽者用前額互撞,直到其中一個認輸。「Cowens發明這種遊戲,而他是冠軍。」前鋒Don Nelson說:「我可以贏任何人,就是輸給他。Dave有一顆硬頭。其他傢伙不再那麼喜歡玩,但是有時候我們強迫他們玩。」
 


Cowens承認自己有個暴躁的脾氣,至少一次以上用他的頭以外的東西頂撞他人。在1971年夏天,他被控在一次大學生鬼混中重擊一位佛州大的學生,因為施暴及毆打對方被罰款35美金。「我認為我應該請求有罪,因為我打了那個傢伙。」Cowens這樣告訴法官。今年他被控在幾杯黃湯下肚後,攻擊一位克里夫蘭酒保,抓掉那人的一些頭髮,所以被求償一百萬美金。他的隊友說沒有這回事。
 

Cowens非常情緒化的行為,讓很多他在NBA的對手抓掉自己的頭髮。就像洛杉磯總管Pete Newell說:「他最突出的性格就是他內在的動力,讓他可以在每次進攻用盡所有的天份。」
 

他對這種認真的信賴程度,讓他在練習時成為一個悲慘的人,因為他沒有什麼好證明的。在最近一次練習,當他一些隊友在爭吵,其他人在鍛鍊投籃時,Cowens在中場附近閒逛,意圖用胸口傳球傳過記分板。然而,在比賽裡,他的心理狀態是一個自己的暴力小世界。「那時你很難和他說話。」Heinsohn說:「在比賽時我大概情緒這麼高張,但是他比我高兩倍。有時我在暫停時對著他說話,我知道他嘗試要聽,但是他就是聽不進去。」
 

Cowens承認:「每次我們從板凳上起身回去比賽,我都得問Havlicek我們要打什麼戰術。」
 

Cowens的情緒保險絲在去年對紐約的季後賽燒斷了。塞爾蒂克以四比一輸掉那個系列,Cowens只有在贏球那場打的好。Heinsohn說,他只是「太激動了」,而Cowns承擔了比他應得更多的責難,認為波士頓輸球,就是因為他的沒有經驗和太情緒化。
 

在接下來幾個禮拜,塞爾蒂克很可能又會遇到尼克隊。Cowens現在感覺他知道如何回應季後賽了,如何控制他情緒的頂端。如果如此,這可能就是塞爾蒂克重生的第一步,一個可能會帶來另一面綠白相間的冠軍旗的一步,加入波士頓花園已經有的十一面旗子。對於Dave Cowens來說,一個白人中鋒而不是「白色中鋒」,職業籃球可能要發明另一個類別了。
 




Now that’s a power forward

 
Posted by Bob Ryan, Globe Staff May 23, 2008 03:52 PM
 

底特律活塞有可能知道他們的助理教練是誰,還有他對波士頓塞爾蒂克有什麼意義嗎?
 

不可能。一點都不可能。即便那些傢伙注意到他18號的背號,被懸掛在花園球場的天花板上,他們也會認為他只是另一個平均很好的球員,考慮到塞爾蒂克退休了這麼多背號,以後菜鳥球員可能被逼得要穿三位數的號碼了。
 

但是Dave Cowens足以讓自己進入名人堂。兩枚總冠軍戒,一座MVP,一座年度最佳新秀(好吧,他和Geoff Petrie共同獲得。),七次全明星賽,其中一次得到明星賽MVP(甚至還不是他搶了20個籃板那場),還有列名於NBA五十大球星之中。

 
如果你看看紀錄,數字會說話。你會對那些摘要留下深刻印象。但是Dave Cowens比那些耀眼的數字還要好。他不會在摘要裡受到喜愛。你得要看他打球,才了解他是多麼獨特地了不起的球員。

 
他是那種,他的打球方式讓他本身成為一種標準,的球員。Dave Cowens最後一次在NBA打球是25年以前,但是人們不斷地找尋下一個Dave Cowens。每隔一陣子,一個很有彈性的,68吋的左撇子球員(總是白人)就會出現,然後心裡就會開始比較。球探和總管會說:「可能會是嗎?這孩子可能會是那個人嗎?」

 
結果從來不是,至少還不是。尼克隊的David Lee是最近的例子。Lee是一個好球員。他會在聯盟裡打上好幾年。但是他不是Dave Cowens。找尋持續下去。

 
Dave Cowens會搶籃板。他會跑。他會投外線。他很有拼勁。那是關鍵。他很有拼勁。


1974
512日禮拜天傍晚。塞爾蒂克剛在NBA總冠軍賽第七戰,擊敗密爾瓦基公鹿隊奪得冠軍,現在他們在回家的路上。那個年代還沒有專機。你要搭一般客機,如果你得要轉機,那就要轉機。所以那時我們在芝加哥的O’Hare機場轉機,我在賽後休息室敷衍地訪問過後,第一次逮到他。紀錄顯示他是那場比賽最重要的明星。

 
「哎,Dave。」我說:「你做到了。你贏了。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

 
「樂趣,對我來說,是在過程中。」他說:「這在我籃球經驗的投資組合中增添一頁(This is something for my portfolio of basketball experiences.)。」

 
「這在我籃球經驗的投資組合中增添一頁」。在過去的34年中,我沒有再遇到另一個運動員,給我這樣的一句回答。

 
兩年後,他可以在那個投資組合裡再添一筆。他差一點點就可以擁有四枚冠軍戒指。在1972年到1973年球季,他獲得MVP的那年,塞爾蒂克贏得68場比賽,但是當John Havlicek在東區冠軍賽第三戰傷了右肩後,他們輸給尼克隊。1974年到1975年球隊贏了60場比賽,但是輸給勢均力敵的子彈隊。

 
那是正統中鋒的年代。WiltKareemNate ThurmondWillis ReedWes Unseld。即便第二級的中鋒,像是Neal Walk都有2012籃板的球季。在這個巨人的國度裡,這位68吋,剛從佛州大來的菜鳥對他們都不熟悉。他從來就不是球迷。他就是打自己的球(「樂趣是在過程中」)。他第一次看到這些傢伙,即便從電視裡,是當他第一次上場比賽,圍繞在球場中心的時候。而他對他們所說的話只有:「讓我看看你有多厲害。」

 
他在後Russell時代兩年加入塞爾蒂克,當時職業籃球被丟到當地的垃圾桶裡,而又大又壞的棕熊曲棍球隊正在巔峰期。但是仍會來看球的死忠球迷馬上愛上他。沒有人看過這樣的能量和運動力,在一個68225磅的人身上。年輕的Dave Cowens很壯,他很敏捷動作也很快,而且他很會跳(非裔美籍裁判Ken HudsonCowens的菜鳥季觀察到,那年他犯了350次規,犯滿畢業15場球,NBA裁判對跳這麼高的白人球員不習慣,所以他們都會吹他犯規)。他也能投外線。

 
Tom Heinsohn了解他有多好。他替Cowens找到方法打倒哥利亞巨人。同時,Cowens自己想出剩下的方法。

 
他是新塞爾蒂克的面孔,這個城市一堆新球迷的偶像。即便他在場下的行為,比場上還像個破壞偶像形象的人。他是個NBA明星,也是個波士頓古怪居民的英雄。

 
結果,他走在時代前面。他的體型,速度和力量融合在一起,讓他能作到其他中鋒不敢作的防守。如果你夠幸運,當你去花園裡看球時,他們有播放1974年總冠軍賽第六戰那個撲球,注意那球其實一開始是Cowens換防到偉大的Oscar Robertson,然後在他手上把球拍掉。中鋒是不會換人防守到「Big O」的,即使他已經35歲了。但是Dave Cowens可以。
【譯註:http://0rz.tw/464eT  33秒開始。順帶一提,這段影片値得一看。

 
所以想像一個68吋的傢伙,很壯,而且還有靈活的移動能力,放進今天更成熟的防守裡,充滿了他們更加喜愛的「輪轉防守」裡。還有額外加分是聯盟裡很多人很怕他,認為他大概半瘋了。很久以前的費城公報(Philadelphia Bulletin)有次要求七六人球員,選出NBA球裡的全NFL第一隊。唯一全票通過的是Dave Cowens

 
「他蓋你火鍋。」Fred Carter說,他自己的綽號就是「瘋狗」(Mad Dog)「然後他還會跳到你身上。」

 
要聽故事嗎?嘿,我大概有一百萬個。有一次Cowens很憤怒,因為在同一場比賽中,對手假摔了兩次,讓他吞下兩個進攻犯規,所以他在塞爾蒂克板凳席前撞倒一個休士頓後衛,像是曲棍球員用雙手手臂把他擺平在地上(double forearm shiver http://0rz.tw/614dC),然後跑去找裁判Bill Jones

 
「現在這才是個犯規!」他大吼說。

 
只有一個Dave Cowens。自從他在八十年代替塞爾蒂克打球之後,他還替公鹿隊打過球;當過Regis學院的運動主管,當過新英格蘭運動博物館的經理人;當過夏洛特,金州,WNBA芝加哥天空隊的教練;當過NBA的助理教練,一開始是跟馬刺隊,然後最近兩季是跟活塞隊。我知道我大概漏了一大堆。

 
他一直都有很多興趣,但是似乎他一直被吸引回NBA

 
NBA的生活還不錯。」他說:「如果你在聯盟裡,是件好事。如果不在,你想要進來。當你跟一個好球團和好球隊在一起的時候更是好,我現在就是。」

 
不是要批評Antonio McDyess,但是如果你不用他,而把最好的Cowens加入WallacePrinceHamiltonBillups先生之列,他們現在已經可以開始規劃冠軍遊行路線了。



 
Dave Cowens Mix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