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ious Mary Faherty was a Celtics all-star
 
 

By Joe Fitzgerald
Monday, June 30, 2008
 
 
在Mary Faherty的悼文中,很難看出她和這城市的光榮歷史有關聯,那是塞爾蒂克在鴨子船,啦啦隊和大螢幕之前很久的連結。
 
 
這位和藹的女士當了31年門口的衛兵,就坐在Red Auerbach的聖殿門外,那個充滿紀念物品,煙霧瀰漫的房間,經營運動史上最具主宰力的球隊。
 
 
Mary是他的秘書。
 
「我記得當我母親得到那份工作的時候。」51歲的Kevin Faherty現在是個歌手兼作曲者,他回憶到:「我們住在West Roxbury,她準備要找點零工,也許是早上九點到下午兩點,一個禮拜三天之類的。然後有天她在報紙上看到廣告,上面寫著:『當地運動球團徵求兼職接待員』。」
 
 
「就這樣。連誰徵求的都沒有提示。所以她試了試,就被雇用了,那天晚餐的時候,我們都在猜:『是支大學球隊嗎?是支足球隊嗎?是支業餘球隊嗎?』當她說是塞爾蒂克時,我們都不敢相信。」
 
 
Faherty很快發現母親的工作有些額外獎勵,包括了每場主場比賽在2號包廂,BB排的座位,和Red只有一條走道之隔。
 
 
從Bill Russell王朝,到Dave Cowens年代,到Larry Bird的光輝歲月,Mary,Marty和他們的孩子,看著波士頓花園的錦旗被慢慢升起。
 
 
「我去過Red在Marshfield的籃球營,那也是塞爾蒂克的菜鳥訓練營。」Faherty回憶說:「我們被所有偉大的球員圍繞;有些是被選秀來的,有些只是想來試試。大部分的人到那裡才知道Red期望他們達到什麼。他們不只要當像我這樣小孩的教練,他還要和我們睡在一起。」
 
 
「Austin Carr那時才剛從聖母院大學畢業,是我們隊上的小隊輔,他是世界上最好相處的傢伙。他整個禮拜都待在我們的小屋。我想像有一天,看著NBA選秀,試著幻想今天那些有著百萬年薪的選秀球員,得和我一樣的小孩待在小屋的樣子。」
 
 
但是那就是過去的樣子。
 
 
很多年來,制服組都只包括Red,他的助理Mary Whelan,他的另一個助理Jeff Cohen,公關Howie McHugh和秘書Mary Faherty。
 
 
就像他的比賽計畫,Red喜歡他的球團簡單化。
 
 
「我想過這點。」Kevin Faherty說:「他們人這麼少,卻贏了這麼多冠軍。所以當我打電話跟他們說母親過世時,我被球團組織裡超過100個名字給嚇到了。」
 
 
當然,時代不同了。隨便拿起哪一天的報紙,你大概就會知道哪個塞爾蒂克只在哪家餐廳吃飯。
 
 
「我的工作之一,是幫Red每天準備午餐。」Faherty說:「每天都一樣:Canal街上的Demo’s的烤香腸,他們不願意作,因為會搞的整間餐廳都是那個味道,但是只要我一說是Red要的,他們馬上把香腸拿去烤。」
 
 
91歲的Mary Faherty留下三個孩子,七個孫子,四個曾孫,還有她結縭66年的丈夫Marty,以及眾多的仰慕者,包括對她的仁慈仍然感到感謝的筆者。
 
 
她是最經典的塞爾蒂克之一。
 
 
再見,老友,上天保佑你。
 
 
 
 
 
Mary Faherty, at 91; assistant to Red Auerbach for 3 decades
 
 
By J.M. Lawrence
Globe Correspondent / June 30, 2008
 
 
East Falmouth的Faherty太太,在Auerbach把球隊建立成NBA王朝時,就在替他工作,因為久病過世,享年91歲。
 
 
「她一開始有點被他街頭的語言粗魯嚇到,但是後來他們真的喜歡上彼此。」她的兒子Kevin Fitzgerald說:「她知道那裡面藏的只是隻泰迪熊。」
 
 
Faherty太太一直以塞爾蒂克制服組的小故事來娛樂家庭。身為球隊聖誕節派對的負責人,她要替球員的小孩和員工購買和包裝超過70樣禮物。
 
 
她有時候會叫孫子Sean Crehan及朋友打掃Auerbach雜亂的辦公室,但是以她場邊座位的球票交換。
 
 
「她絕對把我們釣上勾了。她的座位和Red在同一排。」住在Millville的Crehan說。
 
 
她的工作之一,是負責球員的保險表格,Farherty太太記得有個菜鳥在填緊急連絡人那欄時,寫上「一個醫生」。
 
 
身為Auerbach的左右手,她替全世界他的球迷回信,轉達他的話給小孩子說,功課永遠比運動重要。
 
 
「我想我永遠沒辦法習慣雪茄煙的味道,但是現在似乎我已經免疫了。」她在七十年代接受球隊雜誌「Celtic Pride」的訪問時說。
 
 
她是個難搞的辦公室經理,她的家庭說,但是也很會搞笑,會用Auerbach的雪茄模仿諧星Groucho Marx ( http://0rz.tw/a94jH  )。
 
 
「要跟Red聯絡之前,你得先透過我的母親。就好像是特務一樣。」Fitzgerald說。
 
 
她嘗試要退休好幾次,但是Auerbach不讓她走,直到她70歲了還把她放在球團名單裡。
 
 
他在1997年接受了她的辭職,退休後她搬到Cape Cod,在那裡享受畫水彩,替家人烤愛爾蘭麵包和小紅莓。Auerbach在2006年過世。
 
 
Farherty太太嫁給Martin F. Farherty 66年。但是家人說兩人對相遇的過程有著不同說法。她說兩人在教堂相遇,但是他說自己在家附近看到這位美麗的女孩,然後要朋友介紹。
 
 
她的丈夫現在92歲了,每天都到她在Cape Cod的安養院探望她,她過去幾年都待在那。在塞爾蒂克升起第17面冠軍旗時,兩人一起看著電視新聞。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