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三年,俄亥俄州大贏得一次
NCAA冠軍,另外兩次打進冠軍賽,Havlicek和這些人打成平手:威克森林的Lenny Chappel、普度的Terry Dischinger和肯塔基的Cotton Nash。「我們甚至讓他去守一些中鋒。」Taylor說:「如果他認為自己沒有守到最好的球員,他會很沮喪。」

 

 

Havlicek自己發現了一件事:「我第一次比賽時就知道,最難從他身上得分的傢伙,就是那個總是貼著我的傢伙,鼻子對鼻子,從籃框這端到那端。反過來也是對的。最難防守的傢伙,就是一直跑個不停的傢伙。從不停下來的人,從不讓你放輕鬆。當你第一次拉腿的時候從你身邊溜走。我從來不擔心肌肉碰撞的部分,也不擔心用跑步贏過我或是這些事。我有一次讀到一位醫生說,在你真的受到實質傷害之前,你會昏倒。我從來沒昏倒過。」

 

 

苦行僧是很辛苦的,斯多葛學派也是,Havlicek也是其中之一。害羞,自律(如果在運動時犯錯,他會以長跑來自我懲罰,或是不讓自己喝可樂。),從不抱怨。他很痛苦地打球,現在依然如此。在1973年和紐約尼克隊的準決賽,他帶著些微脫臼的肩膀打了三場。在1969年和湖人隊的決賽,因為一次意外的碰撞,讓他帶著一隻浮腫地睜不開的眼睛打球。「我不認為你應該介意一點小痛苦,如果你被付錢來打球。」他說。

 

 

1960NCAA總冠軍賽,他右手(投籃手)中指被嚴重地割傷。Taylor記得有一次John的膝蓋韌帶嚴重扭傷,他終於同意嘗試一種精巧的自製支架,訓練員稱它作「章魚」。當Havlicek出現在練習場地時,隊友好像發現一樣新玩意般大叫,於是John回到訓練室。「我不能戴這個東西。」他說:「把它拿掉。很丟臉。」

 

 

Havlicek對得分也是相當低調,Taylor終於提議John也許想要有機會自己投籃。他平均每場球只得六到八分。然後有場球Havlicek在得分領先全隊。有一個很驚訝的隊友問他怎麼了,Havlicek說:「教練叫我得分。」在他全美明星隊的大三那年,Havlicek有七場球得分全隊最多。他得到全隊票選為隊長,除了他自己那票,他投給Lucas

 

 

在俄亥俄州大沒打任何美式足球,但是Havlicek還是被克里夫蘭布朗隊的Paul Brown1962年第七輪選上。總共有五支NFL球隊寄給他試探信。

 

 

Havlicek也被塞爾蒂克在第一輪選中,但是在那時球隊老闆相當小氣。塞爾蒂克一開始提供9,500元美金,沒有獎金-「你的獎金就是季後賽的錢。」Havlicek被這樣告知。Havlicek不知情下,Taylor打電話給塞爾蒂克老闆Walter Brwon,要他出一個更好的價碼。「你們大學教練都一樣。」Brown說:「總是認為你的球員價值更高。」Taylor回答說:「Brown先生,NBA從來沒有這麼物超所值的球員。」

 

價碼被提高到15,000元,這跟布朗隊相同,除了布朗隊同意給他一輛雪佛蘭Impala敞篷車。不滿足於沒嘗試過比130磅重絆鋒的渴望,Havliceks拿起了敞篷車的鑰匙,投向克里夫蘭陣營。

 

 

「在第一天,第一餐,我塞滿了餐盤找個位子獨自坐下來。」他說:「我沒有計畫要說太多話,而且我聽說過他們在NFL對菜鳥的方式。忽然間我開始聽到一陣咆哮,像是直接對著我來一樣。但是當我抬頭看時,有一個人盤子裡有兩塊丁骨牛排。他就這樣生吃。我想說:『嘿,這個美式足球會很難熬喔』」

 

 

身為一個65205磅的接球員,Havlicek被布朗隊稱之為「魚叉」。他四十碼衝刺只要花4.6秒,他說:「像任何在訓練營的人接的一樣好,但是球隊充斥了很好的接球員-Gary CollinsBobby CrespinoRay Renfro。而且我對阻擋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

 

 

在第二場對鋼人隊的熱身賽,BrownHavlicek派上場。「觀眾幫了我很大的忙。」他說「他們很好奇一個籃球員能不能打美式足球。不知怎地我阻擋了一次,在角落,我想。一個完美的擋人。Jim Brown跑了48碼到匹茲堡兩碼處。」

 

 

「有個人在旁邊說:『很好,魚叉,再作一次。』我感覺很好。這一次是一個擒殺後的進攻。我排好看著Big Daddy Lipscomb的臉。當他們把每個人移開時我在最下面,我肩膀的護墊扭成一團,我頭盔應該覆蓋耳朵的部分塞住我的鼻子。我對自己說:『嘿,這個美式足球真辛苦。』」

 

 

Havlicek是布朗隊最後一個捨棄的接球員。「我喜歡Brown。」Havlicek說:「他跑進攻的方式,每件事都很精確的方式。跟我很和的教練。當我要走的時候他對我很好。他似乎知道我有些事該去作。」


 

 

Red Auerbach有一次說:「John Havlicek是我認為一個塞爾蒂克球員應該有的樣子。」一個對手,老鷹隊的Jim Washington察覺一種更心靈上的關係。Washington說,Havlicek是塞爾蒂克變成的樣子。「他們每一個都一樣。」Washington說:「他給他們領導能力和激勵,他們打球的方式就是他的方式。這是件少見的,美麗的事。」

 

 

今年夏天,在塞爾蒂克開始訓練營之前,Havlicek回到俄亥俄州。在一個天氣晴朗的下午,他把吉普Wagoneer開出他在Wellington Woods的一棟楓樹下的磚屋,在Columbus的郊區,在下午高爾夫球約會前作些採買,晚上在Columbus市中心有一場表揚他的晚宴。「事實上,」他說:「這是為了兒童醫院。我只是把人聚集到那的理由。」這台吉普車是贏得MVP後他選擇的獎品。在Havlicek車庫和它作伴的還有一台綠頂凱迪拉克敞篷車,一台奧迪和一台本田Trail 70,但是只開了29哩,因為他只用它來載,依偎在他胸前的四歲兒子Chrsi在附近逛逛。

 

 

「我和這台吉普車很合。」Havlicek說,把車轉到Olentangy路上。「你知道,我可以每天這樣過完餘生-打高爾夫球、釣魚、打網球、閒逛。」他拉了拉身上的條紋海灘衫,一條褪色的牛仔褲和一雙磨損的愛迪達球鞋,沒穿襪子。他的頭髮比以前長,一種對流行的讓步,他說,為了滿足老婆的希望。

 

 

他說要調整他肉販之子的品味到他顯著的成功(光是他的薪水,最高薪的塞爾蒂克球員,是200,000美元)不是太難。「我們不是太講究物質生活。」他說。Havlicek家庭在俄亥俄州和波士頓郊區Melrose的房子,很整齊且吸引人,但是不會太炫燿;沒有游泳池,沒有裝潢新潮的房間。Beth Havlicek是他大學時候的甜心,是個有著玉米穗色的頭髮,和令人吃驚的藍眼睛的漂亮女孩。即便懷孕兩次,都還是保持她啦啦隊的好身材(他們有Chris和一個女兒Jill,只有一歲大),因為她和John一起持續參加運動。Beth為他拾起網球和高爾夫球,John則為她學會溜冰和騎馬。

 

 

Havlicek停下來買了一點雜貨,然後開過國際製造和行銷公司(International Manufacturing and Marketing Corporation),這是一家規模小但在成長中(一百萬資產)的製造商,John是副總。在它的贊助之下,有一條Havlicek運動用品的生產線-目前有五種簽名商品,還有即將推出的,John Havlicek籃球電動遊戲,就像是投籃遊戲一樣的玩法,只要賣15元美金。這家公司的總裁想要John退休,全職去那裡上班。John說他告訴他,只要他還保持這樣的身材,他會放棄去全職辦公桌工作的機會。

 

 

他拍拍自己不太豐滿的肚子。「我現在降到193磅了,但是不是不尋常。」他說:「我在賽季外總是變輕。我不吃甜食,我也不喝很多酒,在賽季外我還是跑的很多,以至於沒有太注意去吃東西。一旦訓練營開始,我一天會吃四餐,肉啊馬鈴薯的,馬上就會胖到205磅。」

 

 


他說他還記得第一次塞爾蒂克訓練營,就好像昨天一樣。「我馬上就被吸收在其中。沒有試用期,沒有離開的感覺。Red從來不會帶一堆人進訓練營,而老的塞爾蒂克球員知道會發生什麼事。Red所作的就是激勵他們。他們在大學或是職業一直都是冠軍,而且他們從不覺得自己應該輸一場球。」

 

 

「第一年,Frank Ramsay和我平分上場時間。Ramsay已經接近退休了,但是他還是很偉大。我們關係很緊密。那是我第一次被叫做『第六人』的時間。Red說:『誰先發不重要,重要的是誰把比賽搞定。』我想要把比賽搞定。我一直很驕傲有同時打後衛和前鋒的能力。從來沒有人真正作到。通常來說,第六人可以在兩種位置上應付進攻,但是防守會難倒他。一個後衛永遠不能壓制住一個好的前鋒,一個前鋒也不能一直跟上後衛場上的速度。我的防守背景讓事情更簡單。」

 

 

「對Red來說,球隊要有性格的觀念跟其他事一樣重要。他很粗魯,很難搞定,但是他傳達了某種東西。塞爾蒂克總是一個整體,一種對彼此的感覺。在我第一天到波士頓,Bill Russell就帶我在整城繞來繞去,要幫我找到一個音響。籃球史上最有名的人。而我只是個菜鳥。沒有碎片,沒有持續很久的人格特質衝突,沒有黑白問題。沒有謠言,沒有耳語。對波士頓記者來說一定辛苦。」

 

 

「當Russell當教練時,我從塞爾蒂克最年輕的變成老人。K.C. Jones走了……Sam……隔一年,Bailey HowellNelsonSatch Sanders和我是唯一剩下來的老鳥。人們說:『這些人是塞爾蒂克球員嗎?』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不認為如此。今天很多年輕的球員不想學基礎,他們不想學新東西,學著進攻。他們有如此多的體能優勢,所以只想抄捷徑。哎呀,我不想在一支基礎不穩固的球隊。而這似乎是我們前進的方向。」

 

 

「在一場比賽,我們設定好兩種界外球的戰術,事實上喊了暫停來規劃。第一次,發進場的球傳給了錯的人。第二次中鋒站錯了位置。我真不能相信。我很懷疑我以前有這樣做過,反正我回到板凳開始大吼,然後我在休息室說的更多。後來我跟一&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