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Baby Working Through NBA Growing Pains

 
By Peter F. Stringer
January 7, 2008
 
 
當一個進入NBA的孩子綽號叫「大寶貝」時,你不禁開始納悶。
 
 
他會如何應付由在高中和大學強勢地主宰,轉換到更壯更成熟的對手,會把握每次機會擊潰你的信心?他夠硬嗎?他究竟有多高?還有他到底如何得到,為什麼他要留著這個綽號?
 
 
無可否認地,Glen Davis的職業籃球生涯不是如他一開始預期的。從在第二輪中選而不是第一輪,到掙扎地渡過第一個NBA訓練營,Davis學習到很早,並且常常證明人們把他看走眼,是菜鳥的部分工作之一。
 
 
這些日子,Davis接觸到NBA生涯的開端,重新專注了自己。他接受了努力鍛鍊自己,是唯一不讓自己從畫面中消失的事實。
 
 
當大寶貝俯瞰著一切時,他現在滿足於自己處在邊邊角角。只要在整張畫面裡他就很開心了。
 
 
「我一定要成為畫面中的那個人,『那是誰的手啊?那個人是誰啊?』你就是知道他跟一些重要的人在一起,他必定是一號人物。」Davis說:「那是我必須要有的目標,好好完成我的工作,讓球隊可以成功。」
 
 
今年夏天,Davis發現自己的角色,這在平常不過,但是對很多菜鳥卻很難接受:他們被刻在圖騰柱上,但是還是很難從大學籃球明星的自己蛻變而出。
 


 
當然他的大學表現是很令人印象深刻的。Davis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的三年,被拿來跟學長Shaquille O'Neal相比較,他的數據很驚人(兩人都超過1,500分,900籃板和100火鍋,),還有他有感染力的人格特質。當球探對他的身材,體重和工作態度提出質疑時,Davis進入NBA選秀希望在第一輪被選中。
 
 
取而代之的,他掉到第二輪。選秀會裡的第35順位,Davis被和Ray Allen送到波士頓,Wally SzczerbiakDelonte West,還有第五順位則被換到西雅圖。
 
 
但是當訓練營在歐洲開始時,失望才真正開始。練習時沒有給人深刻印象,光是要上場都有問題。
 
 
「我一直都是個先發球員。」Davis說:「當你在高中時,你表現超群。然後你進了大學,表現也都還不錯。然後你繼續長大,依然保持主宰力,繳出驚人的數據。」
 
 
「然後你來到這裡,什麼都沒了。」
 
 
他學到自己的過去,在目標瞄準冠軍的教練眼中完全不重要。他們看到的只是不夠積極的工作態度,過大的體型,卻搭配了過於膨脹的自傲。
 
 
DavisGarnett有了一段交心的談話,開始了解到他需要改變自己的方法。
 
 
「你不是上了場,聞一聞爆米花香,然後一切就自然湧現。」Garnett說:「你必須要做好準備,認真練習。如果我在場上,Posey在場上,Paul在場上,Ray在場上,那就是標準。那就是範例。」
 
 
「我不是一周七天,一天24小時都在Davis旁邊。但是我看到他,一開始不見得是第一個來體育館的,到後來成為第一批報到的成員。來了這裡,用完全不同的方式照顧好身體,知道他沒辦法唾手可得什麼,一切必須要自己努力。教練有看到他的進步,看到他如何想要加入。」



 
 
這項訊息慢慢地被注意到。在整個訓練營,常常看到GarnettDavis叫到自己的羽翼下-把他手臂拉過來,靠更近一點,在他耳邊說話-灌輸他責任的訊息。
 
 
「他的訊息就是每天要有持續力,這是為了達到你想要達到的。」Davis說:「他在我身上看到很多潛力。他以前也曾經是菜鳥,然後很成功,這是他喜歡作的事之一,傳遞他對比賽的了解,到以後可能很偉大的某人身上。」
 
 
「我完全沒想過需要多大的努力。現在我有了線索。但是隨著我上場時間越多,我越跟這些傢伙混在一起,我會變的越好。」
 
 
當你跟Davis還有他的隊友聊天時,你感覺的到他在大學時,真的不用太認真就可以很有效率。這在他進入了NBA後沒辦法持續下去,尤其是一個被認為打大前鋒會是偏小隻的球員身上。Davis正在學習如何在禁區卡到位置,得到投籃機會,不管是背後單打,或是從籃框一側拉竿以躲避火鍋。他也在學習「trade」的小技巧-一個老鳥對上大隻對手會來用取得優勢的動作。
 
 
「他正在了解到,即便他在大學很大隻,他在聯盟裡還是算大隻的,但是他不夠高。」Doc Rivers教練說,說和GarnettPierce這些老鳥一起打球,會是菜鳥磨練的第一步。「他正在學習如何取得空間,運用他的身材,他的屁股去得到投籃機會。」
 
 
Rivers說所有長人,尤其是那些偏小隻的,最好學習如何極端肢體碰撞,並且避免犯規,才可以留在場上。
 
 
「如果你要當個很粗暴地搶籃板的長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要有卑鄙的手段,但是你必須要非常非常硬,你得要喜歡碰撞的籃球。」Rivers說:「Charles Barkley會,Charles Oakley聽到你說他是小隻的大前鋒,會很不高興。他們成功的部分原因就是這種個性。他們相信自己跟任何人一樣高大強壯,這可能是他們這麼好的原因。」



 
 
Rivers警告說,現在要比較還嫌太早,如果你仔細品味字裡行間的意味,似乎Davis還需要發展出優勢,以及成為有效率的NBA長人要有的膽量。這讓我們回到「大寶貝」的綽號,剛好暗示了相反的事。
 
 
很少人如此迅速地擁抱這樣的綽號。但是Davis從不逃避。
 
 
「我小時候真的很巨大。我以前打美式足球,但是我太大隻了,所以不能跟同年齡的玩。我得要和比較大的小孩玩,他們會對我冷言冷語。」Davis回憶說:「現在我很堅強了,但是那時候我還沒那麼堅強。教練說:『大寶貝很愛哭。』然後一切就像野火一樣蔓延。我得學著擁抱它。」
 
 
在場下,他的人格和愛笑的傾向,讓他成為球迷的最愛,媒體的甜心。他對成為注意力的中心沒有問題,不管是對球隊餐點開玩笑,或是公開的社區服務。在球季前,他去搭鴨子船,整個下午在額頭上貼著貼紙為了讓幾個孩子開心。他充滿熱情的露齒而笑是很有感染力的,他也喜歡娛樂其他人。
 
 
然而,在場上,問題依舊存在。大寶貝會有大表現嗎?他會學習到免於犯規麻煩嗎?他真的能和更大的傢伙肢體碰撞嗎?他夠硬嗎?他願意努力脫去他的嬰兒肥,讓他的身體轉變到承受嚴苛的NBA球季嗎?
 
 
中鋒Kendrick Perkins也是個硬漢,他在生涯早期也要重新鍛鍊身體,才能在聯盟中掙得一席之地,也花了一點時間嘗試要教育Davis,他已經不再是大學男孩了。
 
 
「他過去曾是路易斯安那州大的那個人;他在那裡是『大寶貝』,他是個大人物。」Perkins12月一次練習後說,他提到Davis是個可靠的球員,他的身材不是開玩笑的,不輕易在球場上討價還價。「但是你來到聯盟,周圍的人是為了要謀求生活。這是件嚴肅的事,這對他來說是一大轉變。」
 
 
也許是當頭棒喝?
 
 
「過去的一切都不重要。現在都被我丟到門外。」Davis提到他的大學光輝。「你從零開始。你處在第三隊裡。要進入第一隊和第二隊輪替是很難的,要進入節奏也很難。你必須要保持專注。你要和自己作好心理準備。你知道自己擁有什麼。你不能自己心裡就放棄。」
 
 
身體的硬度是一回事,心理的硬度是另一回事。Davis都要有才能在NBA成功。當Rivers在最近對上魔術隊的比賽,剩下不到三分鐘時把他派上場,Davis在防守Dwight Howard的擋切時失敗了,沒有達到比賽計畫的要求(在他灌籃前犯他規),大寶貝看起來就像,嗯,一個寶貝。他下場時抱著頭,坐在板凳席上,用毛巾蓋住臉。
 
 
他在11月稍早對上紐澤西籃網隊的比賽,第一次有了真正重要的上場時刻(上場17分鐘得了68籃板),他在對上沙加緬度國王隊時第一次先發,得了169籃板。
 
 
硬度和持續力在NBA不會一夜降臨,但是Davis想要成為塞爾蒂克的重要部分。當被問到他的角色時,Davis知道他的工作是在被叫到時作好準備,不管是要搶籃板,或只是讓球隊保持輕鬆。
 
 


除了這些,也許唯一比大寶貝69289磅身材還要巨大的,是他歡樂的個性。大部分NBA菜鳥只會被看見,卻不會被聽見,但是Davis在教練和隊友前留下深刻印象。
 
 
「大寶貝是波士頓塞爾蒂克的人格。他周圍有種氣氛,並且一直跟隨著他。」Garnett說到Davis:「不論場上或場下都一直是這樣。他還是個菜鳥就會這樣,所以你們要注意好了。」
 
 
不管是在大螢幕上出現,在第四節煽動花園觀眾,或是在訓練營時在路上巧妙閃避-他真的在羅馬被車撞到,但是沒有受傷-Davis似乎總是處在其中。
 
 
「有個關鍵,球隊有偉大的化學效應的特徵是笑聲。」Davis說:「有些時候你不用說話,就是大笑。有時候我想要當那個人。如果是開我玩笑,我也會大笑。」
 
 
雖然說,在球場上,職業籃球事件嚴肅的事,而Davis還在找尋他的位置。有天晚上他會打個18分鐘,下一場3分鐘,有些時候他對上的match-up對他不利,但有時候是他缺乏努力或執行。他已經有好幾場比賽沒上場,這對菜鳥來說不太適應,但是他了解這是過程的一部分。
 
 
「我不認為,我有達到自己希望的舒服。」Davis承認:「我只是嘗試想在場上作出貢獻,達到球隊要我完成的任務。身為一個菜鳥被丟上場,你得自己適應。這是最重要的事。你得去調整到他們在打的節奏,你必須保持警覺。你的天線要張開。當你上場時,不管你是菜鳥,你就是好好表現,打的好像你在聯盟待了一輩子一樣。」
 
 
生涯剛開始幾個月,Davis打的就像他在聯盟待了,嗯,幾個月一樣。當他開始學習到如何每天保持效率,你會更常看到他。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