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0rz.tw/e64jO  

Seems Like Old Times


Twenty-two years after their last NBA title the Celtics earned their 17th, as G.M. Danny Ainge reconnected the franchise (and this author) to a storied past of retired numbers, Hall of Famers and one-namers


JACK McCALLUM
 

我走了很長,很長一段路,回來到原點,一趟轉了
360度的旅途才找到Danny Ainge,在27年後。
 



「我開始替運動畫刊工作後的第一個故事,就是在寫你。」我告訴他。
 

「我記得。」
Ainge說:「Dunedin,佛羅里達。」
 

Dunedin
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多倫多藍鳥隊春訓的基地。22歲的Ainge,三壘手,嘗試要取得大聯盟先發的位置。結果他在那個球季打擊率只有.187,所以決定放棄棒球奔向NBA
 

Ainge
也是我替運動畫刊寫NBA新聞後,所採訪的第一支冠軍隊先發後衛,1985年到1986年的波士頓塞爾蒂克,所以某種程度來說,我們的生涯像是在平行線上發展,雖然我比他要了解這點的多。「那是一支很特別的球隊。」Ainge說:「Larry很幸運,因為他周圍有很多偉大的球員。Kevin很幸運,因為他可以跟Larry一起打球。酋長很幸運,考量到他在金州先發的日子。D.J.在來波士頓之前,在球隊(西雅圖和鳳凰城)裡不是總是很開心。那是個魔幻的時刻。」
 

你該知道那些塞爾蒂克球員都用一個名字代替。
Larry代表BirdKevin代表McHale,酋長代表Robert ParishD.J.代表Dennis Johnson
 

現在是波士頓另一個魔幻時刻,那個反克里夫蘭,那個有著
WilliamsYazShoreOrrRussellCousyMannyBig PapiBradyBelichick的城市。Ainge1959年出生,就在塞爾蒂克於13年內拿到11座冠軍的第2座前三個禮拜。Ainge的投籃和拼搶,在八十年代球隊三次冠軍中的兩次有所貢獻;他和D.J.代表的後場搭檔,是最後一對不用分控球和得分後衛的組合。Ainge2003年重回波士頓擔任籃球營運經理和總管,最後替新的千禧年打造出一支冠軍隊,以NBA歷史上戰績進步最多的紀錄,洗刷掉九十年代低調的回憶。
 

2007
年到2008年球季的塞爾蒂克在隊史擁有特別地位前,還有些事要作-在Paul足以代表Paul PierceKGKevin已經被用掉了)足以代表Kevin GarnettRay會令人想起Ray Allen之前。Pierce無人能擋的侵略性足以和Bird相等嗎?Garnett5號和Pierce34號,會加入波士頓花園天花板上被退休的22個背號嗎?
 

沒有職業球隊比賽爾蒂克更為球衣背號著迷了,
Bird33號,McHale32號,Parish00號,還有最近Johnson3號被掛在那裡,但是Ainge44號依然在使用;鮮少上場的前鋒Brian Scalabrine過去三個球季一直在穿。當Ainge被雇用來經營球隊時,老闆Wyc Grousbeck告訴Ainge說,如果他可以製造出一個贏家,他就會讓他的背號退休。Ainge知道自己身為球員的極限,也許不會接受Grousbeck的提議。但是如果他說好,明尼蘇達灰狼隊的總管,同時也是Ainge好友的McHale一定會提出抗議。「我們不應該退休Danny的鞋帶,更不要說背號了。」McHale也許會說:「如果Danny的球衣被掛上去,那我的要拿下來。」但是冠軍隊球員,冠軍隊總管Danny-現在已經是一個延續的世代之一了。Danny一個名字就代表了他。
 




現在是
618日早上11點。Ainge已經來到塞爾蒂克在Waltham的訓練場館,在波士頓西邊12英里遠的地方,觀察可能的選秀球員練習。他的助理總管Dave Wohl也在這,但是他們似乎在各自錯綜複雜的組合中獨自一人。幾個小時之前,塞爾蒂克在總冠軍第六戰以13192徹底擊潰了洛杉磯湖人隊,贏得隊史第17座冠軍,充滿記憶的8586年球隊後的第一次。有些Ainge的球員和員工還在大肆慶祝後呼呼大睡;其他人可能還沒去睡覺。Ainge則是在八小時前,才離開狂喜的花園球場。
 

我感覺像是個殭屍般坐在
Ainge的辦公室(在殷勤招待的旅館套房中趕截稿的影響),但是他看起來就如同往常-睜大眼睛,精神奕奕。他是個虔誠的摩門教徒,躲避慶祝的香檳,就像加州人躲避李子形番茄(plum tomato)一樣。我嘗試要比對我看到的這張臉,是不是我在1981年看到的同一張,然後在我加了幾年皺紋後,果然完成。Ainge是個49歲的人了,如果他有Faceboook,連摩門教老者都會核准。裡面可能會包括他六個孩子,六個孫子,他避免不敬的言語,他每個禮拜天都上教堂,除非比賽時間提早。
 

家庭的照片散落在他收拾整齊的桌上,但是牆上的一張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張有著
86年冠軍隊中,Ainge和其他四位先發球員(LarryKevin,酋長和D.J.)的簽名照。「我讓他們全部都在上面簽名。」Ainge說。
 

歷史永遠都是波士頓塞爾蒂克的主題。永遠都是跟歷史有關。
 

在第四戰前的記者會,那場塞爾蒂克克服了
24分落後,以9791贏球,總冠軍賽史上最大逆轉的球賽前,波士頓教練Doc Rivers被問到有關他的父親Grady的問題,他是位芝加哥警員,去年11月以74歲過世。有一段長長的安靜。「他對我的人生很重要。」Rivers終於說出話:「對我來說,還是很難開口說這件事,因為我真的沒有很多時間去反應。」Rivers以前說過Grady的故事,他會穿著警察制服出現在兒子的籃球賽上,坐在第一排的位子上。他也當過Doc小時候參加棒球隊的教練,無時無刻不保持警察掃描的職責。Rivers也有一種「細藍線」的敏感(譯註:象徵警察之間的同袍之情),即便他也有一絲令人愉悅的幽默感。
 

Rivers離開會場時,我抓住了他的視線。「我替第比利斯(Tbilisi;格魯吉亞首都)的居民致上敬意。」我說。
 

Rivers
大笑。「謝謝你,同志」他說。
 




1988年七月,我參加了亞特蘭大老鷹隊到蘇俄長達13天,包括三場比賽的「親善之旅」,其實只是NBATurner傳播公司偽裝得很差的商務之旅。老鷹隊從第比利斯一路拖拉到維爾紐斯(Vilnius;立陶宛首都),再到莫斯科,一段到二十年後都能成為當時成員聊天材料的旅行,因為它壞的很壞,好的很好。食物很糟,俄羅斯航空很糟,住的地方很糟,組織很糟,裁判很糟,籃球很糟。Rivers那時還是老鷹隊的控衛,他和他的妻子Kris是那些好事之一。他無時無刻不掛著笑容,Rivers握了每一隻手,拍了每一位背,簽了每一個名,基本上讓一切感覺像是人生中的重大時刻。「我不知道要是沒有Doc,我們要怎麼渡過。」亞特蘭大教練Mike Fratello會說。
 

Rivers
是七十到八十年代眾多現在轉為教練的球員之一,就像Ainge現在是球員轉總管俱樂部的成員。這是我還一直採訪著NBA的原因之一:球員的腿不斷興替,但是它的腦,就像我的,還很老。只要湖人隊的Phil Jackson,猶他爵士的Jerry Sloan還持續和他們的球員溝通,像是AingeMcHale,溜馬隊的Bird,湖人隊的Mitch Kupchak,和底特律活塞的Joe Dumars,這些總管還能在他們老闆前提供意見,我認為我就還有希望。
 

要說
Rivers在這個系列「outcoach」了Jackson,避免Jackson拿到第10枚冠軍戒,超過2006年過世的塞爾蒂克傳奇Red Auerbach的紀錄,是過度簡化的結論。「Outcoach」是個運動詞彙中最被濫用的字眼。好(和壞)教練會隨著時間自己展現出來。Rivers運用他的替補後衛(Eddie HouseSam CassellTony Allen),根據我領悟不出的方程式,但是每個人都有精采的表現;在此同時,Jackson不知道他會從板凳上得到什麼,最後真的只有很少表現。所以那位教練真的「outcoach」了其他人嗎?
 

但是這件事很明顯:在六場比賽的第三節-有些人說這是最重要的時間,球隊可以拉出領先,擊潰對手的鬥志,或是讓上半場的努力白費-波士頓平均比洛杉磯多得
7.2分。讓我這樣說吧:在這些總冠軍賽中,Rivers的方式要比Jackson的方式更優秀。Rivers走來走去,Jackson坐定不動。Rivers點燃每個球員心中的火,Jackson要他的球員自己找到出路。Rivers表現出很高興打到這裡,Jackson則是這是我的第11次了。
 

Rivers2004年接掌波士頓的工作時,他擁抱歷史的包袱,邀請每一個健在的前塞爾蒂克球員參加練習。他也向Auerbach諮詢意見,後者給了他兩樣忠告:「當個鼓動氣氛者,不要當個報復者。」和「快去搶球,不要放棄球權。」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