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d Finn


時間是198668日,當某個穿著金色圓形花樣衣服的歌手,在另一座波士頓運動場館像貓在叫春似地唱歌時,好日子似乎沒有這麼好了。

 
波士頓塞爾蒂克在總冠軍賽第六戰,以11497擊敗了「當時的反派」Ralph Sampson和他的休士頓火箭隊,拿下他們四十年來的第十六座冠軍,八十年代的第三座,他們的狀態就像和他們亮晶晶的,對岸的世仇洛杉磯湖人隊一起,在這個十年共同創下一個王朝。

 
29歲的Larry Bird,留著一小束鬍子,正在重返回榮耀的喜悅中,處在他力量的最巔峰,在總冠軍賽平均2410籃板10助攻,贏得總冠軍和例行賽MVP(連續第三年)。Kevin McHaleDennis JohnsonRobert ParishBill WaltonDanny Ainge也許擔任了,自從Dr. Naismith釘上桃木籃框以來,最具天份,也是最團結的配角群。

 
塞爾蒂克在例行賽打出6715敗的戰績,在季後賽153敗,在主場總共是501敗。這就是籃球應該有的樣子:無私的,令人屏息的,自由形式的,以美學觀點是很壯觀的。對於在後Russell時代加入的球迷,這可能是比賽可能達到最好的樣子。

 
198668日。老兄啊,是好幾輩子以前了。Len Bias再過九天就可以美夢成真……再過十一天就把這咳到掛。Reggie Lewis,一個害羞的,削瘦的東北大學學生,就要升大四,他有著甜蜜的跳投,心臟上有個不样的傷疤,被看作Huntington大道硬木球場裡,一顆正在崛起的新秀。

 
198668日。球隊太多陰暗的歷史還沒發生。充滿魅力的Rick Pitino發現成功是一種現實……如果算不上是一種選擇,就在I-95號公路往下開的ProvidenceTim Duncan是個在美屬維京群島的十歲小孩,心懷奧運的夢想……在游泳。

 
198668日。球隊下一個成功的三人組還在成長階段。Kevin Garnett也許整個下午都用他睜大雙眼的認真態度,在南卡州Mauldin鎮和另一個三年級生玩跳房子遊戲。Walter Ray Allen還有幾個禮拜就要轉11歲,一定是他班上投籃最流暢的小傢伙。八歲的Paul Pierce圓圓胖胖的,在Inglewood作著熱愛湖人的白日夢,他的童年大部分都處在同母異父的哥哥Steve陰影裡,那是家族裡第一個明星運動員。

 
198668日。這是塞爾蒂克最後一座冠軍的官方時間郵戳。只差四場就是另外一座,重新追溯這趟旅程似乎很適當。



 
在大部分方面,塞爾蒂克從1986年的狂喜走下坡,不是一夕之間。在1986年到1987年球季,他們在例行賽贏了59場球,在東區總冠軍賽淘汰了底特律,但是在總冠軍賽,以六場比賽輸給KareemMagic和那個年代最好的一支湖人隊。不,這更像是一個緩慢的衰落,不可避免地會在因為情感用事,依戀他們上了年紀的英雄,而不願把他們交易出去開始重建,這些球隊身上發生。

 
1987年到1988年球季,塞爾蒂克又往下退了一步,贏了57場球,在東區總冠軍賽輸給倉卒無禮的,上升中的活塞隊。次一季,Bird受苦於腳後跟的傷勢,只打了六場比賽,成為他生涯比預期更早結束的預兆,那是在三個球季之後,因為受傷。

 
塞爾蒂克仍然是聯盟裡比較好的球隊,但是直到Bird19911992年球季後退休後-他們在他仍健康時至少都能贏51場比賽-他們不再是聯盟頂尖。很明顯的事變成了現實:就是沒人能取代Larry Bird


 

 
但是從一個毀滅性悲劇的觀點,他們的衰落的確是在一夕間發生。

 
在奪得1986年冠軍後九天,因為一個典型的狡猾的交易和Red Auerbach的先見之明,塞爾蒂克有著不可思議的好運,在NBA選秀會中有著第二順位籤。用這個籤,他選擇了輪廓分明,不可錯過的68吋傢伙,他剛從馬里蘭大學畢業,剛好成長過程中不斷夢想要替塞爾蒂克打球。

 
一切似乎太好到不會成真;令人害怕地,它沒有。

 
不到48小時之後,22歲,充滿潛力的Leonard Kevin Bias因為吸毒過量過世了。在一個魯莽地愚蠢的晚上的大學宿舍裡,塞爾蒂克的未來,一個如此有天賦的球員,會吸引些將他和大西洋岸組同時代的,一個叫做Jordan的小孩的比較,成為一整個世代用來告誡的故事。

 
Bias應該要成為Larry Bird的繼承人;取而代之的,他在還沒來這前就先走了。他的鬼魂,在整個九十年代,一直環繞在球隊之上。

 

 
Bird不是1986年球隊中第一個道別的。Walton1986年到1987年球季打了10場比賽後,就蹣跚地退休了。Ainge在次一季打到一半,就被匆匆送到沙加緬度,為了要交換兩個七呎的平庸球員,他的後場拍檔Dennis Johnson1989年到1990年球季後,被輕輕推向不情願的退休。

 
McHale的腳痛成為長期的苦惱,讓他籃下的腳步在1992年到1993年球季後,被永恆地擺入倉庫,當時他35歲(然而十五年後,他會在他的老球隊重返卓越裡,扮演一個獨特的角色)。

 
Robert Parish,老天保佑他斯多葛派的打法,在NBA打了21年,在1996年到1997年公牛隊,贏得第四枚冠軍戒後,終於退休。

 
你愚弄了他們。你愚弄了他們全部人,酋長。




 
Bird時代結束,那些漫畫的1986年世界冠軍衣服還堆在倉庫,塞爾蒂克的制服組盡其可能以年輕天份來填滿陣容。但是下一代沒能達成年輕時的承諾。

 
1991年的狀元Dee Brown,結果成為無法持續的靈光一閃,他留給後人的是,把灌籃大賽變成球鞋廣告。Brian Shaw,一個瘦長的,開朗的,多才多藝的後衛,似乎待在這裡永遠快樂不起來,在他的菜鳥球季後,發現自己陷於合約糾紛中。而這些孩子裡最有天份的,成為另一個難以想像的悲劇。

 
1993627日,27歲的Reggie Lewis因為心臟暴斃而過世,就在塞爾蒂克訓練場館的一場輕鬆的練球之後。

 
在稍早之前的那個春天,Lewis在對上夏洛特的季後賽場上就曾經垮掉,在模糊的餘波中,他犯了一個好奇的,也是致命的錯誤,聽只說他想聽的話的醫生-他有瑕疵的心臟沒辦法阻止他再拾起籃球。

 
在這麼多年後,那些英雄和反派在那團悲慘的混亂中,仍然很難分辨的出來,但是我們知道這點:在七年裡的第二次,塞爾蒂克失去了一位了不起的年輕球員-Lewis,一位全明星,一位隊長,一位安靜的,值得欽佩的領導者,曾經在Bird之後開啟了他的統治時期,就像Bias應該要能做的一樣。

又一次,如此殘酷地,塞爾蒂克驕傲被眼淚所擊倒。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