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tics' success traced, in part, to the fortunes of a blind son

 
By Greg Garber
ESPN.com

 
Campbell坐在廚房的流理台上,攻擊一盤義大利麵和花椰菜。他啜飲一瓶粉紅色的維他命水,Power-c(火龍果口味),身為一個只有15歲的小孩,他善盡社交之誼,詢問訪客最喜歡的口味。

 
「嗯。」訪客說,想要殺點時間:「紅色的。」

 
這不是個好答案,因為有好幾個理由,但是Campbell沒有退卻。

 
「成分是什麼?」他問說。

 
「藍莓,還有,嗯……

 
「石榴。」Campbell充滿勝利地說:「那是三重X,三重抗氧化劑。」

 
是的,事實上,答案正是如此-XXX。這對任何人都是一個夠好的答案,但是,這裡有個問題:Campbell Grousbeck看不見。那他是怎麼「知道」的?

 
Campbell是個非常聰明的小孩子。」他的父親微笑著說。
 
蘋果顯然沒有掉到太遠的樹下。Campbell的父親,Wycliffe "Wyc" Grousbeck,是波士頓塞爾蒂克的執行長。在2002年,他帶領一批當地投資者買下了球團。

 
距離這個聯盟歷史最輝煌的球隊上次贏得冠軍,已經是22個球季之前的事了。今年,塞爾蒂克有機會奪回第17面冠軍錦旗,主要就是因為Wyc和他的合夥人積極,不白花錢的領導。Wyc發現自己買下這支球隊的原因,很奇妙地,可以直接追溯回Campbell的盲眼。所以,當你看著Kevin Garnett在籃下跳躍,把對手的投籃搧出場外,還有Paul PierceRay Allen轟炸對手時,記住這件事:

 
這些能夠發生,都是因為一位窩心,削瘦的男孩,而他完全看不到這些畫面。

 
「我們可能會在加州,我的高爾夫球可能會打的更好,但是今晚,我可能不會準備好要參加季後賽。」Wyc幾個禮拜之前說:「要不是Campbell,我們就不會在這兒。」

 
Wyc的妻子,Corinne說:「要不是Campbell,我們不會來到這裡。我的意思是說,這是跟隨你的小孩的真實例子。我們跟隨他橫越了美國。」

 
Wyc Grousbeck在麻州Weston長大,波士頓西邊的郊區。他的父親Irving一年要帶他的小孩去Fenway ParkBoston Graden好幾次,這些經驗讓他和職業運動球隊有了穩定的連結。

 
Irving和別人共同創辦了Continental Cablevision公司。在1963年,他和合夥人Amos Hostetter115億賣掉公司。Wyc在一家Dedham附近預校Noble & Greenough唸書,稍晚,他就讀於普林斯頓大學,在那得到歷史學位。在密西根大學得到法律學位和史丹佛商學院MBA後,他在矽谷當了四年的創投律師。他娶了Corinne,他在密西根遇到的女孩,他們和3歲的Kelsey住在灣區,而Campbell1992年出生。

 
「每件事看起來都將上軌道。」Corinne說:「我們會住在加州,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但是很快地,他們發現Campbell不像其他小孩。他對視覺刺激沒有反應。他們帶他去眼科專家,終於發現他得了賴伯氏先天性黑蒙 (LCA),這是一種遺傳性視網膜退化的疾病,患者一出生就會失去視力。

 
「這給你很大的打擊。」Corinne說:「大部分的感覺是替他感到悲傷,還有很多難過的部分是,很多期待沒辦法達到。」

 
Grousbeck家庭終於擺脫了難以置信的情緒後,他們積極地面對問題。Wyc研究可能使Campbell視力恢復的科學和科技。Corrine去當地圖書館仔細研究成堆的資料。她找到的每樣東西都指向麻州WatertownPerkins盲人學校。

 
這所學校在179年前創立,因為成功地在19世紀教育海倫凱勒而出名。今天,38畝大的校園坐落在查爾斯河邊,散發出像是一所長春藤學校的迷人和愉悅。

 
WycCorrine造訪時,他們對學生的獨立性留下深刻印象,學生能有自信地拿著柺杖走去上課,還有很低的學生教師人數比例。他們幾乎立刻知道,這就是他們兩歲的小孩該來的地方。他們在那的第一個早晨,就知道該打電話找個房地產仲介了。

 
「就是有點放大膽點。」Corrine說:「我們幾乎跟每個人建議我們作的,轉了一百八十度。我們只是不停想著,這就是我們該做的。」

 
「在我們來這時,Wyc還沒找到工作,我們也不知道要住在哪裡。我們冒了很高的風險,舉家橫越美國遷徙3,000英里。」

 
Campbell Grousbeck1995年進入Perkins盲人學校。WycHighland資本找到工作,那是一家在波士頓城外的創投,專長在於醫藥科技公司的初創期。市場很友善,這種行業正蓬勃發展。Wyc成為這家公司的合夥人,手裡握有18億美元的資金。

 
早些年,他和父親曾經想要買下奧克蘭運動家隊和舊金山巨人隊。現在,在2002年冬天,波士頓塞爾蒂克很顯然成為目標。Wyc打電話給一個朋友,Bain CapitalSteve Pagliuca,提議他們一起買下球隊,那時球隊在Gaston家庭的經營下搖搖欲墜。在200212月,Wyc、他的父親和Pagliuca成為塞爾蒂克的新老闆。

 
在記者會前,WycPagliuca在球隊訓練中心和球員及教練見面。當Wyc要進入休息室時,有件事大大地震撼了他。

 
「我想要找個洗手台,結果大概到我胸部這麼高,水龍頭在更高處,我還有想辦法找到鏡子。」他回憶說:「我說:『我來到巨人國了,我到底作了什麼?』」

 
「在一開始的感覺是:『來把這件事作好吧,這可不是別的球隊。這是塞爾蒂克。』」

 
2003年,在塞爾蒂克從季後賽中被淘汰前,WycPagliuca拜訪了前明星後衛Danny Ainge

 
「他們想要叫我回來塞爾蒂克工作,而我被Wyc和他家庭的故事深深感動。」Ainge說:「知道這個家庭來自加州北部,知道這是他們想要定居下來的地方-而他們來波士頓只有一個理由,就是Perkins盲人學校。他們想要盡可能給予Campbell最好的教育。」

 
「我對此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將來的老闆有人生有個好的觀點,和一顆好心腸。」

 
Ainge成為總管,Doc Rivers2005年到來擔任教練。然而,重返榮耀的路卻不是一蹴可幾。2006年到2007年球季,一開始是Red Auerbach89歲過世,塞爾蒂克的戰績2458敗。這是聯盟倒數第二的戰績,還打出隊史紀錄的18連敗。

 
2007628日,這種文化開始改變。在Wyc和他的合夥人鼓勵下,Ainge把塞爾第克的第五順位籤加上兩位球員,送到西雅圖超音速隊換來全明星後衛Ray Allen,和之後會變成Glen “Big Baby” Davis的選秀籤。在731日,波士頓交易來10次全明星前鋒Kevin Garnett。這是聯盟歷史上最大的單一球員交易,也改變了塞爾蒂克的面貌。稍後,James PoseySam CassellEddie House等替補也加入陣營。

 
塞爾蒂克的薪資總額大約是7500萬美元,使他們大約超過薪資上限700萬元。也就是他們在季後要繳交等量的豪華稅。

 
「我在這群經營團隊裡學習到一件事,那就是他們鼓勵我去花錢。」Ainge說:「我能告訴你的就是SteveWycIrv,他們都是很有競爭力的。我認為市場裡都是競爭。愛國者隊贏得超級盃,紅襪隊贏得世界冠軍。我們喜歡紅襪隊和愛國者隊替這座城市定下標準,就像是塞爾蒂克在六十、七十和八十年代定下標準一樣。」

 
GarnettAllenPierce領導下,塞爾蒂克在2007年到2008年球季打出6616敗的戰績,成為聯盟的大頭條。這是聯盟歷史裡戰績在一年內進步最多的紀錄。Garnett得到年度最佳防守球員,Ainge得到最佳總管。

 
「我們從不希望回頭看,然後說:『如果我們多做點什麼。』」Wyc說:「我們這年已經超出自己的期待了,但是還沒超過我們的希望。我們希望來個有始有終。」

 
塞爾蒂克綠色,是所有運動裡最有名的,立即可以辨認出的顏色之一,但是這是Campbell Grousbeck沒辦法理解的東西。

 
Campbell或他的同學,他們會說:『喔,綠色,當然了。那就是草地的顏色。』」Wyc說:「但是他們不是真的了解。他不是真的理解。他了解很多我們不了解的事-聽覺、嗅覺和觸覺-但是顏色真的超出他的想像力。」

 
Campbell的生活像是怎樣呢?

 
「如果有人告訴我,我將會失去我的視力,我可能不會想離開床上。」Corrine說:「我認為它是很大的打擊。我意思是,每次我們都會從事一項練習,告訴我們拿著一根白色柺杖橫跨校園是什麼感覺-很難徹底明白他現在的情況,我幾乎走不到那裡-因為這就是他現在的感覺。」

 
Campbell坐在馬背上時,他第一次在Perkins盲人學校開口說話。根據他父親說,Campbell說:「跑快一點。」但是有時候,Corrine說,每天的勝利是很少的。

 
「他今年學會綁鞋帶。」她說:「試試看眼睛閉著綁你自己的鞋帶。他才15歲了,我不能更快樂了。」

 
Campbell還參加學校的合唱團和參加各式各樣的運動。

 
「他是Perkins的田徑校隊。他是Perkins的摔角校隊。他在游泳隊。他是個參加三項運動的運動員。也許有天他可以擔任NBA的裁判。」Wyc說,然後大笑。

 
很明顯地,他以前就用過這個梗。嚴肅的一面,他強調,Perkins教導學生獨立的無價。

 
「我從跟盲人相處學習到,他們想要自己嘗試和面對所有的挑戰。」他說:「他面對的挑戰之一是,每個人都如此想要幫他。視力受損的人們,當他們長大時,他們真正在找尋的是獨立。」

 
WycCorrine努力要替Perkins募集資金。Corrine2008Perkins Gala的共同主席,這項活動募集了創紀錄的1,200萬元,會用在學校的校園和世界各地。

 
2006年,Wyc和芝加哥小熊隊一壘手Derek Lee合作,後者的女兒Jada也有LCA。他們將成果命名為計畫3000,因為全美大約有3,000人罹患這種疾病。他們的目標:替每個受到影響的人作基因測試。最終,他們希望能辨認出LCA的基因,進而製造出療法。大約已經發現了12LCA基因。基因改造療法的治療試驗已經在狗身上成功了。

 
Campbell偶爾會參加塞爾蒂克的比賽。在18,000以上座位全滿的波士頓花園是很嚇人的,所以Campbell會戴著消除噪音的耳機。有時候你可以發現他在休息室裡,和他父親及Ainge在一起,他們會以大螢幕觀看比賽。

 
Campbell看不見PierceGarnettAllen,但是他和他們見過面,而且可以說出他們髮型的詳細樣子,因為他曾用自己的手指觸摸過。Campbell知道他們的聲音和個性。利用一些模型,他的雙親解釋給他聽比賽的動態。當他坐在場邊時,他喜歡把腳放在場上。

 
「當球員在跑動時,他可以感覺到震動。」Corrine說:「我認為他比我們更早感覺到球員的動作。我很驚訝,光是聽到球的聲音他可以知道這麼多。他可以聽到球進的聲音。他會說:『喔,那是一顆進球。』」

 
Campbell也許命中注定要就讀於Perkins學校,帶領他的家庭回到波士頓,復興一支驕傲的球隊。

 
Wyc的母親Sukey在她孫子出生前好幾年,曾經在Perkins學校擔任過義工。她在家庭參觀校園時替他們照顧小嬰兒。

 
「我的確認為,否極就會泰來。」Sukey說:「而且我真的認為Campbell是我們家庭的禮物。我認為塞爾蒂克和Perkins的連結是件美麗的事,在所有的意外之美中。」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ercepaul
  • 就是這個孩子讓我圓了冠軍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