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king of Leon Powe

 
Turning an Oakland unknown into an NBA prospect took more than practice. It took mentors, and a kid with a superstar character.

 
February 19, 2003

 
剛從一個累人的復建練習中出來,Leon Powe Jr. 和他的心靈導師,好友和非官方的監護人Bernard Ward,身處於奧克蘭有線電視網的Soul Beat節目破舊的攝影棚,主持人Colette Moore邀請他們參加她的扣應談話秀Sports Beat。

 
這位年輕的運動員棕色的眼睛有點低垂,攝影棚的燈光閃爍在他紅色的中國製籃球衫上。Ward用手肘輕輕推他,要Powe擺好他6呎8吋,230磅重的身材。這不是Powe第一次上電視,但是這次是他的最好時光-和奧克蘭的黑人社群面對面,這些人看著他從一個偏矮的不知名球員,變成全國最有天份的潛力球員之一。

 
但是Powe還只是一個青少年-很謙遜的-所以Moore只好被逼得要說很多話,從她的來賓簡短的答案中推敲。「所以奧克蘭運動聯盟的籃球有多激烈?」她問。

 
「非常激烈。」他回答,抬頭看著攝影機前,他的雙手支撐在桌子底下。「有我們,Ayinde Ubaka的奧克蘭高中,他是一個很好的球員,還有幾隻好球隊。」

 
Powe也許在攝影機前會害羞,但是如果有籃球在手,他就絕對不是這樣。這位Oakland科技高中的高三學生,上個月才滿19歲,ESPN大學籃球分析師Dick Vitale說他是「diaper dandy」-如果大學要發展籃球,他會是立刻可以產生影響力的球員。根據Schoolsports.com網站,Powe是全國排名第四的高中球員,根據ESPN.com網站,他是全國前四有發展潛力的大前鋒。「Leon Powe在北加州,比任何高中球員都好上一截。」Norcalpreps.com的發行人Lorenzo Harris說,這是一個有關北加州高中籃球的權威網站。「他在他那個年級會是全國前五,全部的排名全國前十。」

 
奧克蘭一直盛產很多有籃球天份的球員。這個城市有過Bill Russell,Paul Silas,Gary Payton,Jason Kidd,Brian Shaw,JR Rider,Antonio Davis,還有其他高中球員,在全國排名很前面,一路朝著NBA生涯前進。Powe正在朝著那份名單競爭。他最近接受了加州州立大學的獎學金,簽了秋天入學的意向書。在接近一打要找他的學校中,柏克萊很幸運可以網羅他。「Leon是位很有力量,技巧也很好的球員。」加大教練Ben Braun在接受Powe的信後這樣宣稱:「他不管在心理和體能都很堅強,在每支他打過的球隊都是贏家。Leon是我知道最有競爭力的球員之一。他真的很喜歡贏球,而且讓他周圍的球員變的更好。」

 
但是這個青年,和其他登上過當地籃球排名的職業球員有些不同。Leon Powe Jr.出身貧窮和不穩定,而不是籃球夢。他從不知名的地方崛起成為球員。當他的身材明顯是為運動而生時,一個光明的未來,是六七年前任何人都預期不到的。這個年輕人是被迫要當個重整旗鼓的孩子,在他開始參加激烈的籃球比賽之前,現在他站在籃球生涯的邊緣,是他人格特質優點的表現,還有他以如此強勁的反彈獻給他的導師。「你知道的,生活是很辛苦的。」Powe說,一如往常的謙遜:「你要盡全力去作才能活得下去。」

 
沙加緬度的Arco Arena的鐘正在響著。這是2002年加州第一級高中冠軍賽第四節,Oakland科技高中牛頭犬和洛杉磯Westchester彗星隊正在比賽。牛頭犬落後中,明星中鋒Leon Powe因為犯規麻煩坐在板凳上。

 
壞時機。這是牛頭犬第一次打進州冠軍,他們只想要把冠軍帶回奧城。在例行賽,球隊打的很認真很熱情,渴望要打進全州季後賽,他們去年在北加州準決賽中痛苦地輸球。

 
Powe帶領牛頭犬打出28勝3敗的戰績,平均每場28分14籃板3火鍋。球隊在通往冠軍的道路上,打爆了很多對手。但是今晚的對手很難應付:加州最強的球隊,包括兩位麥當勞全美球隊球員,還有八到十位有潛力進入第一級大學的球員。在紙上看來,彗星隊可以痛宰牛頭犬,尤其當Powe坐在板凳上時。但是勇敢的牛頭犬緊咬住十分差距,主要是準備進入邁阿密大學的Armando Surratt,還有頑強的防守者Kenneth “Deuce” Smith。

 
時間越過越快,牛頭犬教練Hodari McGavick望向他的板凳武器。Powe有很好的籃下腳步,讓他對上高中對手時能任意得分。他也是個驚人的籃板手,兩臂張開有七呎寬,讓對手很難在他頭上得分,而現在是讓他上場爆發的時候了。McGavok看了Powe一眼,意味著「快上去,把我們帶回比賽節奏吧。」

 
Powe果然作到了。在令人印象深刻的一球,他在籃下接獲”Deuce”的高吊球,朝右邊轉身過了彗星隊的防守者,在慧星隊的Brandon Bowman和Scott Cutley的頭上灌籃,帶領牛頭犬打出一波11比0的攻勢。但是重新振作來的太晚,Westchester能夠穩住攻擊,以80比75贏球,帶走冠軍。「要是再多五分鐘,就會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了。」McGavick事後惋惜地說。

 
當他們領取第二名的獎盃時,大部分的人很沮喪。對Powe來說,這場輸球特別苦澀。這一週對他來說特別辛苦。四天以前,他的母親Connie Landry在Night’s Inn旅館裡,自己房間中過世,原因和心肌症有關,那是長期的心臟狀況。Powe說母親過世沒有影響他比賽。「我一踏上球場,我就只想著贏球。」他說。

 
然而,後來是個完全不一樣的故事。

 
Connie Landry以四十歲過世,關上了一個沒有孩子能夠承受的童年的門。如果Powe在一堆男孩中,看起來像個男人,沒什麼好驚訝的。他被迫要當個男人,在他有機會當個男孩之前。當他兩歲的時候,Leon Powe說,Leon Powe Sr. 就離家出走了,留下他的母親獨自扶養Leon和他剛出生的弟弟Tim,靠的是撿破爛到東灣的跳蚤市場賺的微薄利潤。

 
在最近一次Oakland科技高中的午餐時間,Powe花了一點時間回想那些,他很想遺忘的回憶。正像這位高大的年輕人的回憶,他的童年是辛苦,但是還能忍耐的。當他還小的時候,他的母親可以找到各式各樣的工作:市中心17街和Franklin街停車場的收費員,接下來在東灣的活動中心。在1991年秋天到1992年12月,Landry在Highland醫院擔任兼職的暫時文書員。這些工作,加上公共補助,還有Landry母親的一些幫忙,還能暫時為孩子提供個屋簷。

 
直到Leon七歲的時候,一家人舒適地住在北奧克蘭一間棕色,三間臥室的雙層公寓一樓。他認為那是他的家。但是一家人相對穩定的生活,到了1991年被粉碎了,那時Leon在學校,而Connie在工作。被祖母看顧,但是短暫沒人看管的時候,五歲的Tim抓到一些火柴,意外地讓整個家燒掉了。

 
大火摧毀了建築,讓Landry和她的孩子要去無家可歸者的收容所。開始了長達七年,如果旋轉門般的奧德賽旅程,一家人很少在一地停留太久。他們和Landry的母親待了一陣子,然後是他的阿姨Jessie-她後來進了老人安養院,所以開啟了另一次搬家。一家人短暫停留過里奇蒙和奧克蘭不同的收容所,過渡房屋,破舊的公寓,還有旅館。Leon和弟弟估計大概住過二十個地方-實在多得很難計算。「我們從一家旅館搬到另一家旅館。」Tim補充說,十六歲的他跟他哥長的一模一樣。「我們待過一些公寓,但是我母親沒辦法持續繳出房租。」

 
「我們什麼地方都住過。」Leon補充說:「整個奧克蘭-東區,西區,和北奧克蘭。我們住過柏克萊,甚至是Vacaville。」

 
後者是加州醫療所,一個州立精神病監獄,裡面關的是Richard James Landry,Connie的丈夫。

 
在她絕望地抵抗貧窮時,Landry惹上了一堆法律麻煩。在1994年4月,根據Alameda郡法院紀錄,她因為在Bernard的Pak 'N Save順手牽羊,偷了大約192.12美元的雜貨而被逮捕,隨後並被定罪。五個月後,她因為遺棄罪被捕。在歷經火災一年後,她得到了貧困家庭子女補助金,但是拒絕告訴社福工作員她從「Diversified Personnel」賺到多少錢,那是一個暫時安置她的機構。她承認竊取不屬於她的現金和食物券,價值7,459美元。

 
Leon的母親嘗試要解釋她的動機,在她被定罪前的一張令人心碎的社福問卷上寫著:「我不是想犯罪。我想說你必須要偷很多很多錢(才會被抓)。」她寫著:「我只是想要活下去。我的房租很高。我被逐出租處,住在收容所裡……我只是想要讓一家人在一起,這個工作幫助我付租金。我希望可以把錢還回去,不要留下犯罪紀錄……那會更進一步摧毀這個家庭。」

 
Landry被判處九天的拘禁還要賠償。然後她接受一個暫時工作的計畫,刑期被撤銷。但是不到兩年後,在1996年6月,她再度因為遺棄罪被逮,這次是個輕罪。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