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cedenting the Unprecedented

 
Cleveland的記者翻出了一本Bill Woten寫的叫做Game 7: Inside the NBA's Ultimate Showdown的書,其中第九章說的是Celtics和老鷹隊的第七戰,不是2008年,是1988年。也就是傳說中的Bird vs. Wilkins大對轟的那場球。第九章的內容全文翻譯如下。


第九章
花園裡的決鬥
1988年東區準決賽

 
1998年東區準決賽塞爾提克隊和老鷹隊間的第七戰是令人屏息的—如果另外一個星球上有人多了解籃球比賽一點,這會是你想要寄給他的例子。

 
“這是我畢生所見最好的籃球之一。”塞爾提克隊教練K.C. Jones在球隊以118比116勝利後說。”最後三分鐘是我看過最好的。”

 
有多偉大?數字會說話:

 
兩隊平均的命中率是58.8%,NBA季後賽史上的第二高。

 
兩隊合計15次失誤,罰球40次36中。

 
在第四節中,兩隊各在22次進攻機會得手17次。在第四節,波士頓投15中12,亞特蘭大投21中14。

 
前四場比賽都是主場球隊獲勝。Larry Bird在第一戰第一節得了全場38分中的24分,Kevin McHale在第二戰投17中13得了32分,前兩戰塞爾提克隊獲勝。回到亞特蘭大,老鷹隊藉由他們的快速節奏比賽扳平了系列戰。Kevin Willis在第三戰得了23分13籃板,第四戰Dominique Wilkins得了40分,Doc Rivers傳出22次助攻。

 
然後,在系列戰打成2比2平手的情況下,老鷹隊以震懾人心的第四節43分在波士頓花園偷得第五戰,塞爾提克隊在這裡之前142場贏了133場。

 
回到第六戰,亞特蘭大亟欲解決掉這個系列前進東區決賽。在這場緊張的比賽,塞爾提克隊以102比100握緊了勝利,當時老鷹隊發邊線球的第三選擇—Cliff Levington在剩下4秒中拿到球切入,這個失去平衡的左手跳投沒進,而比賽只剩下一秒鐘。

 
在賽後的休息室,在記者和照相機、麥克風和筆記本的圍繞之下,Bird宣布這個系列戰將要結束。

 
“他們有過機會了。”他說。”他們有很好的機會打敗我們。我認為我們現在會上場,打的跟今晚一樣好,只不過有個不同,我們會在主場。我們的跳投更容易進網,我們會跑的更快一些。我會說禮拜天,塞爾提克隊要大勝了。”

 
然而,將要打第七戰的老鷹隊維持住鎮定,不像經驗比較差的,還要面對一些波士頓的塞爾提克傳說的球隊。”在花園贏得第五戰給我們很多信心,我認為這從我們打球的方式可以看的出來。”亞特蘭大後衛Randy Wittman回憶道。”但在第七戰一開始,兩隊都不能控制住比賽。領先不斷的交換,氣勢短暫的轉移是常態。比賽的品質是很好的。進行的速度?令人目眩的。”

 
在第一節中段一段時間,兩隊連續七次在球場來回衝刺(距離超過兩個美式足球場),直到一個哨音中斷了動作。這一系列的來回進攻以Robert Parish在Tre Rollins頭上的灌籃結尾—這是教科書般Mchale給Bird給Dennis Johnson快攻的結果,而這又讓全場觀眾站起來鼓掌。Parish的氣勢讓他得到籃框柱的支持,他把左肩靠在那上面為了要喘了口氣。稍後,Parish在這個你來我往的上半場作了結尾,他在還剩四秒中的禁區投籃,使得塞爾提克隊在回到休息室時,以不安全的59比58領先。

 
在此時,Wilkins已經大發神威。這個超級球星,出生在巴黎,父親是空軍,在喬治亞大學三個球季平均21.6分,大部分是嚇掉人下巴的特技灌籃,讓他得到了”人類精華片段”的綽號。

 
在喬治亞唸完大三之後,Wilkins加入NBA 1982年的選秀會,被猶他爵士隊擁第三順位選走。但是Wilkins沒有跟爵士隊簽約,因為他被以兩名球員和獻金交易到老鷹隊。Wilkins在菜鳥球季打了82場球,平均17.5分。除了他驚人的空中凌虐籃框,Wilkins也展現了比想像好的中距離準度。當他進攻籃框的路線被切斷(還有當他沒辦法飛過防守者時),Wilkins有能力切入到禁區,以最好的角度投籃。

 
現在已經是他在NBA的第六季,同時也是運動力巔峰的28歲,然而這個前得分王卻常被認為跟東區的頂尖不相關。在他到那時的生涯,好幾支東區球隊—特別是塞爾提克隊、七六人隊,還有1988年的活塞隊—都比老鷹隊好。Wilkins主要以他的灌籃專長出名(Wilkins在明星賽週末兩次獲得灌籃大賽冠軍,另外兩次則是被評審黑了)。在重要的球賽,特別是季後賽,Wilkins會投一大堆籃,得到該得的分數,然後儘管他的老鷹隊終於達到50勝的高原,球隊卻會輸球。

 
但是在這場比賽,Wilkins不僅展現了各種技巧—包括主要在Bird防守下遠距離跳投—他還得到了全國觀眾的贊賞。在上半場結束,Wilkins得了20分,但這只是暴風雨要來之前的寧靜。

 
Wilkins也有幫手,主要是Wittman,後者前四次跳投都進,到了比賽結束時,手感火燙地投13中11,得了22分。

 
“身為一個球員,你會進入一種節奏。”Wittman說。”而我以一種非常好的開賽起飛。”

 
令人驚訝地,塞爾提克隊在一開始沒有從Bird得到太多貢獻。Bird前七次投籃五次沒進,在老鷹隊肌肉碰撞的防守陷阱中掙扎。Wilkins有體型和腳步速度給Bird的外線一些問題,同時Mike Fratello也有一些球員要準備去幫忙。一旦Bird開始切入,第二個球員會提供協助,而第三個球員—每次都從球場的不同角落衝出來—會輪轉來搶球。


Bird一開始會選擇傳球。CBS球評Tom Heinsohn注意到老鷹隊逼迫Bird要對他們有所反應。Bird的一般作法—隨心所欲地作他想要的—卻總是有防守者跟
上。

 
波士頓能夠保持接近的原因,更不要說領先了,是McHale,他在比賽的前24分鐘表現地近乎完美的功夫。

 
McHale是6呎10吋的前鋒,還有一雙比他的身材比例還長的手臂,幾乎不可能在籃下防守。McHale有他那個年代最偉大的低位腳步,或許是史上最偉大。同時McHale還有全部的技術—跳投勾射、小勾射、假動作晃起對手從旁切入、手指撥球入框、向後跳投、假動作跨歩到禁區,還能破解包夾防守。

 
McHale以他了不起的低位腳步受到肯定,但是比較不為人知、但是對這些動作所先必備的元素,是他提早卡到位置的功夫。McHale碰撞跋涉到他想要接球的位置—「終極酷刑」他有次這樣稱呼。一到了那裡,他會變成隊友傳球的目標。而當球終於到了他的手裡,McHale是察覺防守者位置的大師,會選擇剛剛好正確的動作來得分。

 
McHale有多好?他生涯55.4%的命中率仍然是史上頂尖。在1987年,他成為NBA歷史上第一個命中率60%以上(60.4%),罰球命中率80%以上(83.6%)的球員。

 
儘管他儀式般取回籃下的毛巾,在站上罰球線前擦擦手臂和臉,McHale似乎從來不會滿頭大汗。

 
在這場球McHale打了43分鐘,得了33分—投14中10,罰球則是13罰全中—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對於這個下午的塞爾提克隊來說,沒有什麼是很簡單的。儘管老鷹隊在第三節一度落後到七分,他們拒絕落敗,一開始投5中0後是投10中9。當波士頓的Johnson,他在第一節還沒得分,明顯地從嘗試切入的Rivers手上把球搶走時,比賽以82比82打平。Johnson一條鞭在第三節槍響前上籃得分。花園開始低鳴,但是球迷完全沒想到最後12分鐘會是多麼精采。
 
 
 
 
直到此時,Bird沒有作出什麼支撐他強烈的賽前宣言的表現。他在掙扎,前三節投14中4。即使CBS的轉播者Brent Musburger都提出疑問”也許年齡和父親身分開始付出代價了。”

 
但是不是父親,也不是母性天份,不是別人,不是真實的或是虛擬的—甚至也不是缺席的塞爾提克傳奇Red Auerbach—能夠阻擋Bird接管比賽的第四節。

 
“在那段時間他們唯一能擋住Larry的方法,就是殺了他。”McHale事後說。

 
Bird得了全場34分中的20分,在最後12分鐘投10中9,最後六次出手全中,打破了比賽的第20度平手,讓波士頓在最後3分34秒以107比105領先。然後,在McHale補上兩記罰球之後,Bird在球場左方投進一顆三分球,使得比賽還剩1分43秒時比數成為112比105。老鷹隊還以一記三分球,Bird擺脫Wilkins取得位置,切過他的對手,在補防來臨前用左手上籃,只剩26秒。

 
以震耳欲聾的怒吼當背景,Musburger作了一個評論,直到今日都嗡嗡作響。

 
“你所看到的,偉大就是如此。(You are watching what greatness is all about)”他說。

 
Wittman回憶道”很難徹底了解他還能繼續辦到什麼,但是我確定他們在另外一邊也對Dominique有同樣感覺。”

 
的確,Wilkins整場比賽都撕裂塞爾提克隊防守,在最後一節投8中6,得了全場47分中的16分。在某一段時間,Bird和Wilkins連續五次你來我往地得分,感覺像是一場高張力的籃球單挑遊戲(H-O-R-S-E),在高張力的第七戰。”這是我看過最偉大的投籃。”前塞爾提克球員Heinsohn回憶說。


在這場即席的籃球單挑中,在Bird透過掩護從罰球線右邊跳投後,Heinsohn說”這是場單挑,撇開你的騎兵隊。”這是那些同時是毫無道理,也是完全合理的經典時刻之一。原諒他吧,在這個時候,誰還能是調和的呢?

 
Jones補充說”就好像他們兩個站在那裡,所有的士兵在身後。這是場兩人間激烈的進攻秀,沒人有辦法坐著。他們的板凳站起來了,我們的板凳也站起來了。整個球場都瘋了。”

 
除了支持自己的球隊,球迷—甚至球員—開始替英雄主義加油,不管球衣的顏色。

 
“每一次Bird投進些不可思議的跳投,老鷹隊板凳就會回應。”運動畫刊記者Jack McCallum回憶說。”我甚至看到一些傢伙彼此擊掌。所以我想第七戰的英雄對決使得對手都變成了球迷。”

 
至於Wilkins的部分,即便落敗,他變成遠遠不止於”人類精華影片”。

 
“Dominique直到那場比賽才真正地以一個球員的身分被塞爾提克隊尊敬。”McCallum回憶說。”在那場比賽之後,彷彿他在那群傢伙中贏得地位。”



 
事後,有幾個塞爾提克隊球員和教練想要替Bird的表現,在生涯最偉大的表現中排名。

 
“John Wooden的成功金字塔的頂端是有競爭性的偉大,發揮全力當需要你發揮全部時,而那兩個傢伙那天就是火力全開。”隊友Bill Walton回憶說,他因傷無法上場。”Dominique整場比賽都大發神威,我們在被淘汰的邊緣直到Larry--”

 
Walton打斷自己的話。

 
“Larry是我一起打過球的球員中最偉大的。他的頭腦,他的心臟。Larry喜歡把自己描繪成是French Lick(他的出生地)的鄉巴佬。Larry Bird是個天才,是所有事的天才,籃球、人性、商業、精神上的。他就是不可思議。”

 
Johnson也沒有為Bird的表現所驚訝。

 
“我認為這個傢伙在比賽中某段時間有最難以置信的專心程度,也許全場比賽都是,也就是他能作到任何他想要作到的事。”Johnson說。”而讓他如此的方法是,他願意犧牲自己的所有部分只為了贏得比賽。你不常在很多人身上看到。”

 
Wilkins也察覺了,儘管他企圖要撼動Bird和塞爾提克隊。”不幸地,你遇到個跟你意志力一樣強的傢伙。”他回憶說。”這使得這場比賽如此偉大,當你在那個程度跟另外一個偉大的球員競爭。還有,那是最偉大的球員之一最偉大的表現。”

 
但是不管Bird或是Wilkins都沒辦法享受這個魔術時刻,假使老鷹隊在第六戰就收拾掉對手,那可能會是隊史上最大的勝利。

 
“我們在家裡搞砸了。我認為我們有點過於自滿。”Wilkins回憶說。”我們沒有同樣認真。即使那時已經如此關鍵,我認為認真程度還是沒有相同,但是我猜如果有同樣認真,我們就不能討論這場史上最偉大的比賽之一了。”

 
很大部分要感謝老鷹隊,在第七戰毫無畏懼地迎戰。

 
“在比賽之前,我是如此認真和專注在這場比賽,我隱約記得在休息室告訴隊友,我說’聽著,我們要贏這場比賽。如果你沒準備好要戰鬥,不要踏上那些階梯。’”Wilkins說。

 
而Wilkins從外邊散發出得分好手的光輝,通常是華麗表現的預兆。


 “在我第一次得分之後,我知道我會有個大殺四方的夜晚。”Wilkins說。”在我第一次得分之後,我意思是說,你知道,身為一個得分好手,你知道你將會有個大夜晚。而我從第一個進球就知道這會是個偉大的夜晚。現在,我沒想到這會變成如此偉大。”

 
要克服Wilkins的爆發,塞爾提克需要地板底下住的幸運小妖精的每一分幫助, 因為Auerbach在花園的黃椅子是空的。球隊總裁在麻州春田市接受美國國際學院的榮譽學位。Auerbach會錯過如此重要的比賽說明了他的忠實和正直。他許下承諾要接受那個學位,而Auerbach是個說到做到的男人。

 
在接著而來的東區決賽,波士頓給了崛起的底特律一場艱苦的戰鬥,然後才在第六戰被淘汰。到了1988年,活塞隊感覺前一年季後賽已經讓了塞爾提克隊一次,現在是更好、更新鮮的。這也變成Jones最後一年的教練生涯,助理教練Jimmy Rodgers在次年接掌了教職。

 
當塞爾提克隊在這十年以三個早早的冠軍烙下印記,這場敗仗代表了老鷹隊最好的突破自我的機會。亞特蘭大連續四年贏了50勝,從1986年到1989年,但是從未超過東區準決賽。

 
但是在這一天,沒有一支老鷹隊打的更好卻輸球。

 
“沒有吧,大概沒有。我們打的跟我們在客場第七戰所能期待的一樣好,仍然差了一點而輸球。這是令人失望的事。”Wittman說。

 
失望?也許,但不是沮喪。

 
“我可以很老實地說沒有人低下頭。”Wilkins說。”沒有人把頭低下。我的意思是,你因為不相信而搖頭,因為你覺得也許你能有機會。”

 
儘管聚集了一堆年輕、有天份、充分融合的球員,老鷹隊的管理階層藉由兩個休賽期的交易改變了球隊的動態。Wittman被交易到沙加緬度國王隊換來Reggie Theus,Moses Malone以自由球員身分跟老鷹隊簽約。老鷹隊在1989年贏得52勝,但在季後賽第一輪輸給了密爾瓦基公鹿隊。亞特蘭大自此之後只有三次單季超過50勝,但還是從來沒超過東區準決賽。

 
“沒有讓球隊一起成長,管理階層決定要作些改變讓我們跨過這個圓丘。”Wittman說。”那是一個錯誤的決策。”

 
但是即便亞特蘭大在某天改變了命運,也許能贏到個冠軍,也很難想像有哪場比賽能像這場如此引起共鳴。

 
“它就是很不可思議。”Wittman說。”它真的是一場經典,就是場經典。它是場會永遠蝕刻在你心上的比賽之一,就好像昨天才發生的一樣。但是當你是在失敗的那一方時,總是有些難過。”

 
在這樣一場比賽,即使輸家都好像是贏家。”那真是了不起。”Wilkins說。”我不會拿世界上任何東西跟它交換。我是說,就算輸球,你知道的,你在自己的表現中找到某些滿意,在兩支球隊打球的方式。不幸地,有一支球隊要帶著輸球回家,但是沒有東西可以剝奪我們在那晚的表現。”

 
Wilkins再更進一步。

 
“那場比賽從頭到尾都是很偉大的,但是我想不管我們打的多好,他們都知道她們可以克服它,得到勝利。”Wilkins回憶說。”這就是塞爾提克有多偉大。”

 
“在那一點得到一些希望,我現在可以說’我的天,我是最偉大的比賽之一中的一部分。’一次又一次,我將會在ESPN經典賽事頻道上看到它。我看著它,我會微微笑,一顆眼淚會幾乎落出眼眶。身為一個球員,你為這些時刻而生。知道你是某些非常特別東西的一部分,那是你整個球季奉獻你的血,你的汗,你的眼淚才能達到的境界。”

 
補上一段youtube上的片段

"Playoff Duels: Bird vs Wilkins"

http://tw.youtube.com/watch?v=jxqKLEMTBo4&feature=related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