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ystique Goes On
Friendly home-court ghosts helped the Celtics beat Detroit to reach the NBA final

Jack McCallum
 

 像是兩個在後街幹架的人,波士頓塞爾蒂克和底特律活塞隊打了六場勢均力敵的東區決賽。有罰款有拳頭,下流招式和遠距離長射,低級喜劇和高級戲劇。現在,當他們上禮拜在全場爆滿、熱血沸騰的波士頓花園的第七戰快結束時。塞爾蒂克和活塞仍然是不分上下。剩下四分鐘,比數
99-99平手。
 

稍早之前,在第三節快結束的時候,躲在黑暗處、神出鬼沒的花園主場裡的小精靈,對底特律的兩大得分好手,
Adrian DantleyVinnie Johnson,施加了一點小魔法。他們在底特律自己的籃下頭對頭嚴重地對撞。Dantley因為腦震盪被送到麻州綜合醫院(禮拜天出院),而Johnson頸部酸痛,在最後七分鐘沒有上場。
 

但是現在,當波士頓的
Danny Ainge在還剩四分多鐘時投出了一顆三分球,小精靈真的施加了魔法。Ainge的投籃沒進,但是Larry Bird拿到籃板。Bird隨即投了一顆三分球也沒進,但是Kevin McHale又搶到球。McHale切入跳投失手,但是Robert Parish拖著嚴重挫傷的腳踝,勇敢地打了42分鐘,衝上來又搶到籃板。這簡直是發瘋了,難以相信的,不合邏輯的。不,這只是波士頓花園的第七戰。Parish的投籃,連續第五波,被底特律的Dennis Rodman拍掉。然後小精靈又把它拍回給Bird。然後傳給Ainge,傳給Dennis Johnson,傳回給Bird,傳給Ainge,再來顆三分球。在我又拿到球時,我精力充沛。”Ainge說。
 

他讓球飛呀飛的,這次它唰的一聲進網
在他第一次出手後已經過了一分鐘又五秒了。這不只給了塞爾蒂克領先—10299—他們從未落後,還剩下三分零六秒,這似乎也代表了一個超現實的公告,告訴活塞隊就是不會在花園贏得東區冠軍。不會是第七戰,不會是當Red Auerbach坐在球場旁的位子上,不會是當K.C. Jones在板凳,不會是當Bird打了激烈的48分鐘後。
 

比賽結果:波士頓
117,底特律114。這場勝利讓歷經滄桑的去年冠軍打進總冠軍賽面對洛杉磯湖人隊,塞爾蒂克連續四年進軍總冠軍賽。
 

籃球的反彈,底特律的Bill Laimbeer是贏得這個系列的關鍵。花園主場的15次季後賽第七戰中的13(還有他們過去96場比賽中的第93),大部分的反彈都找對路回到塞爾蒂克的手裡。
 

但是其他的活塞隊球員,挫敗也對花園厭倦了
現在他們在那裡連輸了18場,最後一勝要回到1983410日,還有四天前,他們令人心碎地錯失了第五戰並不認為光是籃球的彈跳,就能讓塞爾蒂克不可思議地主宰了主場。我認為美國的每一個人都知道答案。底特律的Isiah Thomas說,暗示波士頓從害怕的裁判那邊,得到比較偏好他們的對待。
 

叛逆的
Rodman站在旁邊,決定要大放厥詞。主題有關Bird,他在第七戰的成績是:379籃板9助攻。RodmanBird被高估的……絕對不是NBA裡最好的球員。”Rodman認為Bird是聰明的,但是,除此之外,他只是個普通的球員。
 

一抹鋼鐵似堅強的微笑凍結在
Thomas孩子氣的臉上。他這幾場打的很拼命,和塞爾蒂克你來我往(他最後得了25),但就是沒辦法追上Ainge那顆三分球帶來的領先。現在Thomas很沮喪。也許是因為想到第五戰,Bird抄截了他愚蠢的邊線發球,讓活塞隊幾乎到手的勝利轉為痛苦的落敗,當他被問到對Rodman發言的意見時,他若有所思。不幸地,轉達給Thomas的發言包含了說Bird一個被高估的白人球員,後來菜鳥Rodman激烈地否認說過這句話。我認為Larry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籃球員,有傑出的天賦。”Thomas但是我要同意Rodman說的。如果他是黑人,他只會是另一個好球員。
 

Thomas
的評論,除了是沒有根據的,不專業的和荒謬的,也是完全不像他的個性。(Bird選擇不打口水戰。這裡不是蘇俄。他說你可以說你想要說的。”)但是考慮到這個系列的脈絡,這是可以理解的,從第一戰開始,就是一場泥巴戰。如果湖人隊四場橫掃西雅圖得到西區冠軍是一齣電影,它會是海灘派對電影的花絮;另一方面,波士頓和底特律,是七場的電影現代啟示錄。
 

在本週稍早,當系列以
22打平時,塞爾蒂克幫助Jones在休息室以蛋糕和緞帶慶祝他的55歲生日。幾個小時之後,這位教練得知他在舊金山的母親過世了。當底特律來打第五戰時,這就像是替球隊覆蓋了一層沉重的氣氛。
 




同時,
Laimbeer在他的旅館以Steve Glassman(他的老朋友)之名登記,要躲避任何帶敵意的電話騷擾,因為他在第三戰惡名昭彰地攻擊Bird (譯註:如果你想看:http://0rz.tw/11474 48秒處。Laimbeer隨即被驅逐出場,並罰款)。當他在上禮拜二被介紹出場時,Laimbeer把手靠在耳朵,想要嘲笑越來越強的噓聲。這是第五戰前的Laimbeer
 

而這是稍晚上半場的
Laimbeer:雙膝著地,備受震驚,血從嘴裡慢慢地流出來。在他斜斜地給了Robert Parish一拐子後NBA標準還算溫和,以Laimbeer標準就像被蚊子叮他從背後被Parish猛烈地連打三拳。雖然裁判Jess Kersey就站在幾呎之外,他只吹了一個跟這個事件不相關的個人犯規。Kersey稍晚說我沒看到任何出拳。”(譯註:如果你想看一下這熱血的三拳:http://0rz.tw/8e4ax 3分56秒處)
 

如果
Parish想要威嚇活塞隊,倒是沒發生作用。這場比賽在下半場一直保持很接近,直到ThomasJerry Sichting面前跳投讓活塞隊107106領先,剩下17秒鐘。防守時,Rodman拍掉Bird的底線切入。一陣混亂接踵而來,然後球從Sichting手中出界。底特律的球權。一分領先。剩下五秒。
 

醒來吧,小精靈。
 

底特律教練
Chuck Daly瘋狂地揮動雙手,大叫要請求暫停。Thomas沒看到他,準備從邊線發球進場,Bird剛結束上個投籃動作在底線摔落在地上,站起身跑向罰球線防守Joe DumarsThomas軟弱地傳球給站在幾呎之外的Laimbeer。球沒有傳到。接下來的幾秒鐘是塞爾蒂克歷史上最戲劇化的片段。它們會無止盡地被播放,一個鏡頭接一個鏡頭,像是Zapruder(譯註:甘迺迪總統被暗殺的實錄),在每一秒鐘都像是迷你的史詩,每一次我們都會看到Bird
 

在心中決定要站到防守位置,而不是在被
Rodman蓋鍋後搖搖頭。活塞隊在慶祝。Bird在算計。
 

事先預測到
Thomas的傳球。Bird放下Dumars跑向Laimbeer,意圖只要犯他一規,但是取而代之地,他抄到那球,就像Bird事後說的,似乎永遠凝結在那。
 

不知怎麼地保持了他的平衡,維持在界內轉向籃框。
 

用直覺計算還有時間找更好的投籃機會,而不是慌亂的,低命中率的跳投。
 

看到
Dennis Johnson—事實上,是他的球衣”—切向籃框。
 

傳球給
DJ,他躲開Dumars伸長了的雙臂,從左邊來了個困難的右手上籃。球碰觸到籃板,進網,給了波士頓108107領先。
 

還剩一秒鐘,震驚的活塞隊喊了暫停,但是找不到投籃機會。波士頓取得
3 2領先。
 

波士頓先鋒報隔天花了整個版面,頭條是
Bird世紀之偷。這本來是說在1950年,發生在波士頓花園三個街區遠的搶案。但是沒有疑問,幾百萬塞爾蒂克球迷那晚睡覺時,會一遍又一遍地回想那個抄截,在心裡不斷反覆播放那畫面。
 

當然
Thomas絕對不會忘記那球。在活塞隊飛回家後,他上床睡覺,但是凌晨四點半就醒了,漫無目標地的開車亂逛。Laimbeer根本沒有嘗試著要睡覺他在家附近的湖邊在半夜釣魚。
 

禮拜三,
NBA因為攻擊Laimbeer罰了Parish 7,500元,並且讓他在底特律主場的第六戰禁賽。活塞隊不覺得這樣足夠,GM Jack McCloskey矯飾地對Kersey沒有發表意見。昨晚的毫無動作,羞辱了每一個曾經當過裁判的男人或是女人,從少年棒球聯盟到超級盃。”McCloskey說。同時,賽爾蒂克GM Jan Volk加入戰局,他說我們仍然讓原始的教唆者在場上漫遊。
 

塞爾蒂克在第六戰珍惜了寶貴的漫遊時光,
K.C.在舊金山參加葬禮,Parish回到波士頓,McHale因為感冒功力大減,DJ173的熄火。Bird35分保持比數接近,但是活塞隊在第四節甩開對手,以113105取得勝利。她們一定是累了。”Laimbeer在賽後說。他們是的。但是花園喚醒了他們。
 

當活塞隊在第七戰回到波士頓,
ThomasTony Montana之名登記旅館,那是Al Pacino在電影疤面煞星的角色。為什麼?因為我要暗殺他們。”Thomas這樣告訴他的妻子Lynn。然而,是他安靜的隊友Dumars在上半場像機關槍般火力四射,得了21分,在花園令人窒息燥熱中替底特律取得5655領先,溫度是88度華氏(譯註:攝氏31.1)。然後小精靈開始聚集。
 
 
DantleyJohnson在第三節末下場。第四節還剩下437秒,Bird行進中用左手跳投。剩下306秒,Ainge用三分球完成了波士頓連續六波不斷的進攻。剩下123秒,Bird切入用左手傳給Johnson,後者底線跳投取得106103領先。剩下25秒,Ainge投進另一顆重要的跳投取得108105領先。然後就是連續九次罰球,McHale兩顆,DJ三顆,Ainge四顆。塞爾蒂克就是不會投不進不是在第七戰,不是在這棟建築物裡。不是燥熱打敗了活塞隊。不是溼度。還有不是,不是裁判。是歷史。
 

當一切結束之後,
McHaleAingeJohnson來了一段,Ainge稍後稱呼為,”Rodman之舞,模仿這個底特律菜鳥的第一次洋洋得意。Ainge這不是要取笑活塞隊整支球隊。這不是衝著任何人來的,這就是衝著Dennis Rodman
 

當波士頓準備要面對湖人隊時,
Jones稱呼他這支塞爾蒂克隊是衣衫襤褸,貼滿OK蹦,擊著鼓,一瘸一拐的球隊Isiah被問到波士頓有沒有衛冕冠軍的機會。
 

不。”Thomas一點都沒有。
 

當波士頓助理教練
Chris Ford聽到時,他微微地一笑。是啊,但是我們有機會試試。”Ford而他沒有。

 
譯註:Larry Bird在1987年季後賽,對底特律第五戰的”世紀之偷”:
http://tw.youtube.com/watch?v=adyTnB_-IFY (一開始你可以看到Walton的表情轉變)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