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erbach來說,這麼多年他只有浪費一點點錢,是一種特別的自豪。「要有大錢很簡單。知道如何去花它才是技巧。」他說:「在一個好的生意人和自尊中間,這就是其中不同。」看起來好像Auerbach吃太多中國食物了,有時候他說起話來就像孔子。他估計塞爾蒂克在球探方面的花費,大約是他競爭對手的十分之一。「當然了,你可能偶爾會錯過一個在德州的球員,但是重要的不是你看了多少球員,而是在你看到的球員上作對的決定。」孔子說。
 

當然了,
Auerbach作過一些讓步。Fitch被允許擁有兩位助理教練,就好像輸球的球隊會作的。當Red作教練時,他,就像大部分NBA的同僚一樣,是獨立作業;他仍然很驕傲,自己可以記住兩邊球員各有幾次犯規。孔子繼續說了:
 

「教練的關鍵不是你告訴他們什麼,而是他們吸收了什麼。今天太多的教練教太多東西。他們得把它變的很複雜,好替自己找助理教練開脫。他們沒有一個知道改變速度。他們認為他們得一直大吼大叫。但是你要有點變化。」
 

「然後,每一隊都說服自己,每一個新球員就像是個千禧年-然後也這樣付他們薪水。但是化學效應比一個人更重要。你有足夠的無形資產,它們就會變成有形的,然後把分數加到計分板上。(在這句下面劃線,好讓你可以放進幸運籤餅裡。)當我作球探時,我去挖掘球員;我不在乎他的球隊打什麼戰術或是方法。每個在聯盟裡的人都知道塞爾蒂克的戰術,他們有做出什麼好回應嗎?」
 

「人們視而不見的東西多的誇張。在
Russell生涯末期時,他有次問我,我認為多少比例的籃板是在籃框水平以下搶到的。你知道答案嗎?百分之九十。所以我看看比賽。Russell是對的。你認為為什麼相對較矮的球員,像是Paul SilasWes Unseld,他沒跳那麼高卻能搶許多籃板?時機,位置,反應和熱情。還有,他們在量身高時,應該叫球員把手舉到頭上。一個610吋的球員,手臂卻很短,可不是610吋高。」
 

幾個禮拜以前,
Auerbach坐在他的辦公室,融入在他那張椅子上,電話響起。是一個以前的老球員打來,需要兩張禮拜五的票,對上七六人隊。Red給他一點義務性的遺憾,告訴他那兩張票會準備好。然後他伸手進運動夾克中掏出雪茄。他是個愛穿運動夾克的傢伙,愛打溫莎結。當他放棄當教練時,他買了一大堆西裝,好看起來更像個經理人,但是結果不太像。他也試過煙斗,一次,也不太行。現在,塞爾蒂克球迷,Red Auerbach點起了他的勝利煙斗!不不不:還是把它跟蛋及咖啡擺到一邊去吧。
 

Auerbach
在事業上從來沒有走錯過腳步。那些會走錯腳步的人,是已經多走了一步的。那是你可能會走錯的路。但是Red總是踩到旁邊一點點,比別人高一點點。那是你可以穩定住的步伐。Auerbach第一個全職工作,是在華盛頓的羅斯福高中當體育老師,他在那裡把Bowie Kuhn趕出籃球隊。他發現學生一直用醫生的診斷書,逃避不想上體育課,但是拿來休息鬼混。Auerbach知道他被阻礙了,所以他立下規定,即便學生有國家健康機構執行長的診斷書,他至少要穿好衣服,在下課時去沖澡。很快地,每個學生都整堂到課,因為如果你要沖個很愚蠢的澡,也許你乾脆流點汗吧。「這就像是籃球。」他說:「他們會挑戰你,你要找出方法來反擊他們。」
 

Auerbach
29歲成為職業教練,比他的球員只大了幾歲。在1949年時,他在杜克大學當過幾個月助理教練,自從職業聯盟開始時他就進入當教練,那是1946年的美國籃球協會;費城的公關人員Harvey Pollack是唯二還當到現在的人。以他自己的標準衡量,這代表Auerbach已經延續了六個世代的的職業籃球,因為他相信一個籃球世代橫跨六年,以教練或是球員身分存活下來,你得心存感激。
 

「這麼多個球季過去,你得改變一些哲學。」他說:「現在,我不是說如果迪斯可很流行,那你也要一起去迪斯可跳舞。但是你要調整。看看很多六年左右的好教練吧。他們有個趨勢會墨守成規一陣子。然後聰明的傢伙會改變。」
 

「我帶過六年的球員,我也可以察覺到改變。很多人認為老鳥影響菜鳥。但是不必然如此。聰明的職業球員會從新球員身上學到某些東西。你認為
Isiah ThomasKelly Tripucka沒有帶給活塞隊一些新東西嗎?想想看這個:如果情況不是這樣,我們打球的方式會和40年以前一樣。」
 

「但是這不代表人們可以太超過。我學到一些事,就是人會自己回復原狀。當必要時,他們明顯會改變,但是一旦狀況穩定下來,他們就會回復原狀。第二天,他們就會回復原狀。人就是人。這就是為什麼我要跟球員簽新合約時,這麼小心的緣故。我會說:你對於這個真的很開心嗎?想想看吧。因為不要回來找我討價還價。我們得要這樣下去。」
 

「你過去要每天學著生存下去。但是不再是這樣了-我說的是籃球,或是任何事。但是過去是:不管你過去有多好,每天你都要努力。」
 

不管
Auerbach作了什麼調適,都不是太明顯。然而,它絕對是很有啟發性的,就是他總是在老球員身上得到大成功。他從他們身上多得到幾年,然後他細心照料這些老古怪;他不會把他們推進退休。「問題是他們有多老,而不是他們上場多久。」他說。這個極大值,顯然還適用在塞爾蒂克制服組資深的關鍵人員上。
 

Red總是很小心守護他的地位。」Jeff Cohen說:「他得維持控制。不要認為只是因為他老了,就會放鬆掌握。他也不喜歡變更老。這對他來說是很難接受的,尤其是其他人也不承認Red Auerbach可能會變老的事實。Red永遠不會優雅地變成「灰衣主教」(éminence grise)」
 

Auerbach
承認對他來說,樂趣正在消失,但是愛意仍在。有一天,他過來看一次練球後,Auerbach站在那裡看了好一陣子,看Tiny Archibald和一個菜鳥一打一。Auerbach似乎被什麼東西給吸引了;他不斷說著Archibald有多愛球賽;每個人都能感覺到這種愛還在周圍環繞。依然如此……
 

「一切改變了很多。」
Auerbach說:「記者都是新的,還有老闆-很大的比例。球賽還是樂趣的來源,但是他們不讓你繼續享受了。他們會帶著律師到聯盟會議上,然後我們就要爭辯。我們過去都是獨自一人,過去聊聊籃球。但是上一次,我甚至得作出充滿熱情的提議:我們不能開個會談談球賽本身嗎?而這些新面孔看著我的表情-像是我要把他們吃掉一樣。」
 

嗯?
 

「嘿,我沒有做過那麼多交易啦!」他發牢騷。
 

「他仍然是運動界最好的總管。」
Woolf說-還有,搞清楚,這是個經紀人在說話。「他比聯盟裡的所有人都快三年。如果他在紐約做到,他在波士頓所做的事的一半,他們就會以他為第五大道命名。」如果Auerbach真的在下一季退休,如果他不跟自己討價還價,他得在1983年秋天比賽回來一場,所以他們才能退休他的號碼。188個穿過塞爾蒂克綠衫的18個球員,和這支球隊打了超過一個籃球世代-六季以上。其中13個的背號已經被退休了。他們被高高懸掛在球場上的旗子上。還有1號也被退休了,這是被指定的,象徵性地給了Waler Brown,球隊的第一個老闆。Auerbach會是2號。
 

波士頓花園塞滿了儀式用的錦旗。
Auerbach被點名出來,他出來時,滿是太陽曬過的痕跡,有著大大的2號的白旗子準備上升,整個球場裡,每個人都刁著雪茄。每個人:球迷,不管性別和年齡,接待員,記者,裁判,電視場邊記者。現在的塞爾蒂克,還有他們的對手,還有所有「那些傢伙」都回來了,6號和14號,15號,16號,17號,兩個18號,19號,21號,22號,23號,24號,和25號。每個人都為這個經營職業運動球隊最成功的人刁著雪茄。其中還有些人還要繼續努力下去。
 
 
後記:Red Auerbach在1984年辭去GM,轉任塞爾蒂克總裁及副主席,前者擔任至1997年(後由Rick Pitino接任至2001年,之後再由Red回鍋),後者由1997年擔任至2003年


2006年10月28日,Red Auerbach因心臟病過世,享年89歲。
 



 
Red Auerbach Tribute
創作者介紹

Celtic Pride

CelticsP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